无常之常,中国当代艺术重要的不是国际亮相而

2019-11-14 17:29 来源:未知

中国当代艺术重要的不是国际亮相而是返乡

时间:2013年07月31日来源:美术报作者:宋永进

  2003年,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开设了中国馆。从此,中国当代艺术以“合法”身份频频亮相于以西方为主导的国际艺术舞台。

  西方当代艺术生发并成长于西方本土的文化现实,是对传统艺术方式有针对性的一种反思、革新和否定,符合当地艺术史演变的因果关系,因而是一种新的文化延续,在一定时期内具有独特的文化价值和强大的艺术生命力。许多中国当代艺术家往往既不过问西方当代艺术的发生缘由和历史沿革,也不甚了解西方当代艺术的当下境况和未来走向,就盲目地开始全面模仿西方艺术,从内容到形式,从理论观念到方法论,从作品的技术操作到展览的策划,从展示模式到解释模式等等,在经历了对西方现代绘画、后现代艺术和西方当代前卫艺术的模仿、转译和挪用之后,逐步以“独立”的姿态出现在国人面前,在资本的推动下在国内造成了一定的社会影响力,并积极进军国际艺术舞台——威尼斯双年展,争夺世界话语权,大有与西方当代艺术相抗衡之势。

  然而,移植于西方文化土壤的中国当代艺术,既割裂了中国艺术史的延续性,又缺乏对当下现实的深度切入,断了地气。因此,纵有王春辰、彭锋、赵力、皮力、黄笃等优秀的年轻策展人的忙忙碌碌,甚至也不乏出色的表现,试图树立中国当代艺术的国际形象,并力图抢占世界艺术话语的主导权,却仍然无法改变中国当代艺术在国际舞台上贫乏的表现和边缘性的地位。其问题的实质不在于策展人的策划,而在于中国当代艺术自身,在于艺术家和艺术家的作品。

  十年来,中国当代艺术先后参与了六届威尼斯双年展。纵观中国艺术家的历次参展作品,大多延续或重复往届作品的创作思路和形式:或用西方当代艺术的语言和形式去翻译中国性的内容,或以批判中国传统审美的姿态亮相,或借一些“中国元素”(如古建筑、瓷器、茶、莲荷、白酒、古方、中医、汉词、庄子、禅意等等)开场,以费解或直白的叙述方式去解释中西文化的碰撞、对话或交融等等。表面上看,这样的思考颇有文化的针对性和民族特色,实质上,他们对传统艺术内容常常既缺乏深入的研究与思考,也缺乏客观而合理的评判,其表达方式则往往停留于概念化和图解式的状态。当然,也有一些艺术家虽然主张从生存状态、环境生态、文化生态等角度去思考中国的现实问题,却总是习惯站在西方的立场上去思考,并严格遵循西方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定义和游戏规则而展开,而没有从以中国自身为主体的应有立场去思考中国当下所遭遇的各种现实问题和文化问题。中国当代艺术家这种附和式的创作行为难免急功近利,过于表面化,没能真正深入到中国现实的“战场”上,去搜索“猎物”,寻找“战机”,并进行真刀真枪的“实战”,而总是在自己想象中的那个书面化的“战场”上,进行着一场又一场虚构的“兵棋推演”,因而缺乏艺术的生命力和感染力。这样的作品既无法得到国人的赞誉,也未必能够获得西方人的赏识。记得在中央美术学院一次专业座谈中,当一位研究生问及对当时号称“前卫”的中国当代艺术的看法时,巴黎美术学院院长亨利-克劳德·古索先生(Mr. Henry-Claude Cousseau)说:“中国当代艺术家所追逐的政治波普是法国三十年前搞的东西,现在早过时了,非洲某些欠发达的国家在前些年也曾经有过中国目前这样的经历”。紧随西方前卫艺术的中国当代艺术家听到这样的评价,不知作何感想?

  在以西方为主导的国际艺术舞台上,中国当代艺术几乎完全丢弃了延续数千年之久的传统艺术,把自身纳入西方艺术的话语规则,并期待全面接受西方价值观和审美观的审阅和评判。这样的当代艺术根本无法真正代表中国而屹立于国际艺术舞台。移植于西方文化土壤的中国当代艺术,其核心问题不是如何走向国际,而是如何认识当下的自己——一个与传统完全不同的在吸取多元文化后迷失了自我的自己。中国当代艺术必须返乡,返回到原本就属于自己的那一方热土,并以主人翁的文化姿态和独立的审美气质,去重新认识和审视曾经发生的历史故事,以及生动鲜活的当下情景,从中攫取有益的养分,获得原发的灵感,进而生发艺术家的个性化审美,并在与当代现实和文化的深入对话或交锋**同成长。如此,中国当代艺术无论是思想方法还是思想内容,也无论是表现方法还是表达形式,都必将逐步亲近国人,与西方当代艺术拉开距离,呈现出中国艺术家独有的价值判断、审美特色和文化魅力。毫无疑问,中国本土才是中国当代艺术的原始大舞台。

2015年10月25日下午4点,由策展人、观念艺术家梁克刚策划的无常之常东方经验与当代艺术展在成都当代美术馆拉开帷幕。本次展览受成都当代美术馆邀请及成都蓝顶艺术节支持,全程得到了青岛天泰美术馆、北京元典美术馆、高迪在线艺术网、北京邦恩文化、北京梁克刚艺术场馆管理服务有限公司、上海特锐物流等机构的大力资助与支持。 自2013年威尼斯双年展期间在米歇尔宫完整呈现以来,成为当届参加威双的十余个中国展览项目中获得最佳评价和效果的大型当代艺术展。之后在两年半时间内巡展欧洲德国、法国、奥地利等国家,并在国内艺术机构组织巡展自2014年在北京元典美术馆、山东时代美术馆以及三亚艺术季相继亮相之后,成都当代美术馆是无常之常国内巡展的第四站。此展于去年获得德国北方艺术节最佳展览大奖和中国文化部全国美术馆专委会评选颁发的全国2014年度最佳展览项目。 展览自威尼斯展出以来持续成长和更新,每一站的巡展都有新的变化,新的艺术家加入,新的艺术作品展示,新的话题与大家一起讨论。成都站的巡展共有二十多位艺术家参与,他们分别是卞青、范勃、关晶晶、郭工、郭燕、何多苓、李昕、李勇政、梁克刚、梁绍基、刘建华、强桑、任戎、任芷田、邵帆、邵译农、隋建国、谭勋、王军、魏言、文豪、吴昊宇、萧潇、萧昱、展望、张帆以及周斌。 自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兴起的中国当代艺术在三十多年的历程中全面地学习了西方现代主义兴起以来的各种艺术流派,很多中国当代艺术家已经可以非常娴熟地运用国际当代艺术流行的观念与语言表达中国的现实,而真正去挖掘出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与灵魂通过当代艺术语言与观念的转换来提供全新的表达方式和语言创新已经是中国当代艺术界的共识和愿望。但一直以来能够呈现出来的好作品似乎还不太多见,也就更没有机会被国际艺术界所了解和关注。

这个展览基于策展人多年的深入研究和调查,找到那些曾经被严重忽略的优秀艺术家,他们不愿意简单地拷贝西方的艺术流派和艺术样式,他们更愿意在自己的深厚文化传统中寻找更有价值的理念和资源进行转换和创作,希望贡献一些不同的价值和观点。无常之常这个展览正是希望把一些非常严肃的,真正具有深厚东方传统文化学养,不愿意随波逐流赶时髦和简单复制西方的中国当代艺术家近几年来在东方传统文化精髓与当代艺术表现之间进行链接和转换的尝试呈现在国际艺术界的面前。他们卓有成效的工作曾被很多中国艺术界炙手可热的市场明星所遮蔽,曾被按照西方现当代艺术史的发展脉络简单定义的本土流派所排斥在外,现在我们希望世界性的艺术舞台上将几年来发现并整合的一些优秀中国当代艺术家的创作在国际艺术界的同仁们面前集中呈现出来,希望为充满着碰撞、刺激和张力的世界当代艺术领域带来一些冷静、平和、清雅和意味深长的不同选择。

展览首次是在2013年的威尼斯双年展期间在威尼斯著名的米歇尔宫完整呈现,受到很大的关注和好评,成为整个双年展期间被国际艺术界评价最高的关于中国当代艺术的展览。之后又受邀在意大利博洛尼亚最大的私人美术馆MAGI900展出,2014年3月与德国波恩艺术基金会合作在波恩的弗雷德别墅艺术中心展出,同年6月在德国比德尔斯多夫的欧洲当代艺术最大型的年度艺术节北方艺术中亮相,并获得本届艺术节最受欢迎艺术展大奖,为中国当代艺术界赢得了来自欧洲的尊敬和荣誉。这个展览也是首次由中国自己的资深批评家和策展人自己来向西方艺术界阐释基于自身文化传统和当代现实的艺术创作与研究,而之前所有关于中国现当代艺术的选择与解释都是由来自西方的批评家、策展人和收藏家所完成的。

成都当代美术馆馆长蓝庆伟在开幕式上谈到,此前大部分都是国外的艺术展来到中国做巡展,无常之常东方经验与当代艺术是少有的在国外做巡展的中国艺术家展览。展览此次来到西南成都,与当地的艺术进行深入交流与探讨。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发布于书法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无常之常,中国当代艺术重要的不是国际亮相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