琚俊雄访谈,为了绘画戒掉爱好

2019-12-07 05:09 来源:未知

苗再新:为了绘画戒掉爱好

时间:2013年08月28日来源:《京华时报》作者:杨菁

  8月29日,“在时代的‘现场’——全国写生美术作品展”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举行,其中画家苗再新的两幅人物作品参加了此次展览。8月14日,苗再新接受《京华时报·艺术品投资周刊》专访,谈到绘画时表示:“绘画有种魔力,让人一旦爱上就一辈子不会轻易抛弃。”

  谈创作

 最爱军事和民族题材

  由于苗再新是军旅艺术家,所以提起苗再新,给人印象最深的就是他的军事题材、革命历史题材和民族题材。苗再新认为,军事题材和民族题材是他最喜爱的两类,他在创作上追求厚重、沉雄之感,这与他当兵有一定的关系。

  在本次展览中,苗再新选择了具有代表性的作品,一张是战士肖像,一张是维吾尔族老人。“我希望我的作品和油画挂在一起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并不是薄薄的一张纸,而是很有厚重感。”

  苗再新的国画从山水入手,但是近些年人物创作是他的主要内容。在苗再新看来,人物要比山水画难画,耗费的时间和精力都要比创作山水画多很多。人物创作和山水创作最大的区别就是人物画对造型的要求很高。苗再新认为,概念化是人物画创作之大忌。如荀子所言“形具而神生”,虽然说“形”不是绘画的最终归宿,但一切造型艺术的美首先应该体现在“形”上。

  “比如创作一件历史题材作品,首先要深入研究这个历史事件,然后要构图,什么角度、什么场景来表现这个事件。如果是真实的历史人物,他的形象一定要形神兼备。画一个人的眼睛,长一毫米或宽一毫米他的形象就变了,所以对人物形象把握要求得非常精准。”苗再新说。

  谈经历

 军艺时是“获奖专业户”

  苗再新从小就喜爱绘画,小时候虽然没有受过专业训练也没有拜过师,但一直对绘画有所关注,经常研习齐白石、徐悲鸿、李可染、黄胄等大家的作品,参军后也一直没有放弃。当兵时,由于有这方面的爱好和特长,常常被上级调去创作,慢慢地自己也有了一些成绩。

  对于参军后为什么没有放弃绘画,苗再新解释,绘画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有种“魔力”,一旦爱上就一辈子不会轻易抛弃,尤其有了一点点成绩,更不会轻言放弃。

  苗再新30多岁时,才有机会进入解放军艺术学院,开始接受专业的绘画学习。这个机会对于苗再新来说很可贵,所以苗再新特别珍惜这个机会,创作热情也特别高涨。“上学到毕业后的很多年,我创作的所有作品只要是设奖的比赛或展览,全部都是获奖作品,没有一次落空,大家都戏称我是‘获奖专业户’。当时刘大为老师对我的影响最大,从他身上学到绘画的很多知识,对我画风影响最大。”

  谈市场

  对待伪作坦然且大度

  对于市场,苗再新认为,目前的市场价值不完全体现艺术价值,有很多很优秀的艺术家或很优秀的作品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市场认可,而有的创作质量并不是很高的作品可能因为炒作导致市场价格走高。

  苗再新2007年作的《朝圣之路》曾在中贸圣佳2011年春季拍卖会上以336万元成交,由于他的作品受追捧,所以大量的伪作也随之而来。苗再新说,有很多收藏他作品的人找他鉴定,十之有二三是伪作。但有时有些作品由于模仿得太像,他也曾看走眼过。

  “有人曾经拿着拍卖图录让我看,我当时觉得是真的,结果当那个人把作品拿来让我看时,我发现是假作。从那以后我会特别仔细观察,印刷品我一般就不会鉴别,除非是原作让我辨别。目前还有一些采取印刷和绘画相结合的作假办法,有一次一个朋友给我发来四张我的作品,是一模一样的,让我找不同,我始终都没发现有什么不同。”苗再新说。

  虽然苗再新对伪作无可奈何,但也表现出一种坦然的气度。“我没有精力顾及这些,我就专心创作好我的画。”

  谈生活

  每天创作成为“宅人”

  苗再新有很多的爱好,喜爱和好友下围棋,曾经和老友决战至天明。他还曾是个音乐发烧友,购买了很多音响设备和光盘,从欧洲古典音乐到民族音乐,还会听流行音乐,有时不惜重金购买心仪的光盘,“我很喜欢蔡琴,还曾经购买了一张她珍藏版的18K金光盘。”但是为了绘画创作,这些爱好苗再新已经都戒掉了。

  现在苗再新每天除了必要的工作和社会活动,剩下的时候都用来创作。苗再新自称是个喜爱休闲、爱玩的人,在十几年前特意买了一辆车,想着每个周末去郊区放松一下。但时至今日,苗再新的这个愿望也没有实现。“我每天不得不宅,我的画创作得很慢,从构思开始到收集资料,找模特,直到最后创作完成都是慢工细活。更重要的是,这些年我创作的作品数量还比较多。”

  谈到未来,苗再新说:“再创作几年,之后就休闲为主,种花养草、找朋友下棋喝茶聊天,听听音乐,把那些戒掉的爱好再重拾起来。”

  >>记者手记

  “拼命三郎”苗再新

  苗再新老师家中有一层是他用来创作的地方,偌大的桌子上摆满了各种画册。当看到最上面摆着《京华时报·艺术品投资周刊》报纸时,着实让我兴奋了一下。

  苗老师是一个观察很细致的人,当我拿出手机准备录音时,苗老师说我的手机和衣服都是黄色,很搭配。与苗老师交谈的过程中,苗老师认真严谨的特点也显现出来,每一个问题苗老师回答得都很详细认真。也许是军人出身使然,苗老师干起活来不要命,颇有“拼命三郎”的做派。他说他在创作《民族之光》系列作品时,连续200天几乎没有休息过,每天从晚上8点画到深夜3点。曾经一度手握不住笔,画好之后好几天才恢复过来。

图片 1

著名画家琚俊雄

著名画家琚俊雄正在创作

琚俊雄作品

琚俊雄作品

嘉宾:琚俊雄,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天津市美术家协会理事、艺委会主任。新蕾出版社副社长、副总编辑。美术编审。

简介:琚俊雄,1956年11月生于天津,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著名中国国画画家白庚延先生入室弟子,近二十年专事中国彩墨人物画创作,并多次入选大型展览获奖。其中作品《马球图》入选《当代中国画高端作品集》,《秋牧图》入选《当代中国画名家作品集》。国画作品刊载于诸多专业国画刊物,出版有《琚俊雄画集》、《琚俊雄国画作品》等专集。国内诸多报纸、电视台曾对其绘画创作进行多次报道。

把人物画生动单纯靠照片不行

记者:首先能否和我们谈谈您自己的艺术经历是怎样的?

琚俊雄:我从小学开始就在少年宫画画,后来在中学搞宣传,当时正值文化大革命时期,学校停课,我就和一些爱好美术的同学们集合在一起进行绘画创作,其中有个同学家环境、房间都非常好,为我们提供了画画的场所,开始我们主要画一些静物、石膏像,因为在少年宫时老师教学上主要也是讲的这方面,然后开始画人的写生、素描、速写,彼此相互交流和学习,后来这些同学分别都考上了和美术相关的院校,我也考上了天津工艺美校,在那学习了3年时间,学的是装潢专业,除了完成作业以外,我始终都没有放下绘画,后来我从工艺美校毕业后,就参加工作了,也是做装潢设计,工作几年后我又继续深造,考上了天津美院,还是学习的装潢设计,这是个延续学习的过程,然后在大学期间我就跟随白庚延老师开始学习绘画中国画,因为我本身有速写和素描的基础,然后再这个基础上再去学习色彩,吸取其中珍贵的营养,但是我一直没放下速写,到现在我还一直坚持画,尤其是到外地进行写生,比如说到车站、机场,我都会抽时间创作一下,对此我特别感谢我的启蒙老师,是他告诉我速写对于画家的重要性,一辈子都不要放下。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发布于书法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琚俊雄访谈,为了绘画戒掉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