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书道发展史

2019-07-08 04:41 来源:未知

  中日韩三国书法拥有共同的历史文化基础,但是在后来的发展中各自形成了自己的民族特色,在“技”和“道”的把握上,三国书家群也显示出某些不同的价值取向。这一点,我们从中日韩三国的对书法艺术的流行称谓,似乎就可以看出一些蛛丝马迹。

图片 1日本书道 书法是中国独有艺术,随字体的变化而变化,经千年积累文化底蕴丰富。而在日本,人们也用毛笔写书法,也就是日本的书道,其书道的起源、文化等也深受中国书法影响。 日本书道发展史 唐代 唐太宗曾下令收藏王羲之的作品,一时间使王羲之作品身价百倍,日本遣唐使回国时带回了大批王羲之的手迹。现今的「东大寺献物帐」内收藏的二十卷书法集中,大部分是王羲之的仿迹。唐张怀瓘「书断.王羲之」,晋王羲之书祝版,工人削之,笔入木三分。孙过庭的「书谱」也有入木之术。古代日本人尊王羲之为书圣,故将书法称作「入木道」。日本人喜爱王羲之书法风格现于言表,他们亲热地称王羲之为大王,称其第七子王献之叫小王。承继了二王骨风的,是平安朝的真言宗创始人空海和尚。他与嵯峨天皇、橘逸势三人被称为平安「三笔」,空海的「聋瞽指归」二卷更被指定为国宝。 平安中期 日本废除了遣唐使,随着假名的出现,书法也开始和化,书法界又出现了小野道风、藤原佐理和藤原行成,世人称之为「三迹」,「三迹」的书法成了后世书法的规范,并由此产生了多种书法流派。和化书风创始人藤原行成创立了「世尊寺流」,历经七世,由于墨守成规,而失去吸引力,留于形式,书法也从以贵族为中心而转向武士阶层。书法不仅要求雄浑有力,也要求速度要快。于是出现了以藤原忠通为代表的「法性寺流」,其势压倒了「世尊寺流」。其后,后京极良经承继忠通的风格,创立了「后京极流」。到了镰仓时代又出现了寂莲、藤原俊成、藤原定家等书法大家。 日本把「世尊寺流」、「法性寺流」等总称为「上代风格」,而将武士社会盛行的书法风格称之为「武家风格」,其代表者是源赖朝、源义经、北条时政等将军。 镰仓时代 在与宋朝做生意时引进了宋代的书法。如临济宗大师荣西禅师就师承了黄山谷的风格,曹洞宗的道元禅师将张即之的书法介绍回日本。以京都五山、镰仓五山的禅僧为中心的书法流派更是崇拜张即之和苏东坡的宋代风格。其后,一山一宁等僧又将元代风格带进了日本,为日本书法界增添了宗峰妙造大师、梦窗疏石等高僧的墨宝,世人称之谓「禅宗风格」。长期流行于日本南北朝和室町时代的武士、官吏之间。 桃山时代 丰臣秀吉一统天下,使乱世造成的文化停滞情况得以恢覆,书法界出现了三名奇才近卫信尹、木阿弥光悦、松花堂昭乘,世人称为「宽永三笔」。 江户时代 幕府奖励儒学,「唐风」再度盛行。江户末期出]现了如市河未庵等职业教授书法的专家,「书道」就产生在这一时期,并成了日本固有艺道的代表。明治初期,中国人杨守敬来到日本,他将中国的六朝书风传入日本,如同一股春风吹进日本的书道界。于是,日本书道开始由尊重个性、流派传承向注重自由表现的方向发展。 战后 日中两国书法家之间的交流更是连绵不断。1958年,以日本著名的书法家丰道春海为团长的日本书道代表团首次访华。1973年起,“全日本书道联盟”每年都派日本书法家代表团访问中国。1977年,著名的日本书法教育家上条信山、种谷扇舟等发起成立了“日中友好书道教育者协会”,为增进日中两国人民的了解和友谊作出了贡献。 中国书法与日本书道的区别 书法源于中国,中国人书写书法把传统放在第一位,有一定的道理。中国人使用“书法”来定义概念,体现了中国书法家对法度的高度重视。“法”是规则,是一切表现的基础,凡是从事此道者必须遵守规则。这是对的。以“法”为这门艺术的核心,这就造就了中国书法艺术的特点:技术水准始终占据高位。当然这也是应该的,某种程度上,技术因素决定艺术表现的高度。没有技术就没有艺术。何况中国是书法艺术的母国,这门艺术从这儿起源,她是这门艺术游戏规则的制订者、技术的引领者,当然要绝对重视。 日本将书写艺术冠以“书道”之名,看得出其立意心存高远。“法”是基础,“艺”是“法”在审美活动中的应用,“道”则有点哲学意味,通过艺术要参悟什么的,把书写艺术升华到更高的层面。在日本书家看来,中国书家是缺乏想象力,缺乏幽默感的。中国的传统书法,受历史和现实的羁绊太多,过于局限于传统,以致形成根深蒂固的现实主义传统,削弱了个性和浪漫主义的地位。在日本,书家首先考虑的是艺术构思,他们常常以传统为基础,注入自己的个性,运用想象,熔铸新意,突出书者对传统的独特见解、独特意境和独特的风格。 中国的传统书法与日本的现代书法有着两种不同的审美观。看中国的书法好像在看古人的字贴与历代的碑林。在整个书法的完整性来看和作者的基本功来说都是无懈可击的,可是作为艺术作品来说,所表现的形式是历史再现,我们的书家作品从传统中走来,几乎每幅作品都能一目了然,中国的书家都非常忠实于传统,书写的作品都经得起考评和推敲。作为一代的艺术家所推出的作品来说,这种传统的书写方式也有缺点,那就是书画本身不敢突破传统观念,容易淹没在刻意求实的氛围之中,尤其作为书法艺术都用这种传统的框框套套的刻板模式和平铺直叙的传统方式来书写,一种风格,相同的笔法,看多了会使人生厌。如写生画,逼真有余,灵气不足,这些作品尽管功力深厚,但决不是好的艺术作品。真正的艺术品应该是显示出书家的创作个性和自成一家的风格。 日本的现代书法虽然大体上忠实于传统,但绝大部分书家才气横溢,大胆突破传统的束缚,不受迷信限制。整个书法作品带有现代的再创造的韵味,包括他们对传统的理解和认识。虽然他们的书法功底不深,但作为艺术品来说意境是主要的。中国人对书法是继承传统,死守传统,围绕在传统上下功夫,很少中国书家研究如何在尊重传统的基础上加以创新。须知,一幅好的书法珍品是有着它的丰富的内涵和深远的境地。

  在中国,从经典文献看,古代书家论书,既有称“书法”,也有称“书艺”“书道”,而近世普遍使用的是“书法”。日本韩国的书法观念由中国传入,两国所面对的经典文献是共同的,但近代“西学东渐”浪潮中书法艺术被列为独立一科,在韩国称“书艺”,在日本则冠以“书道”。顾名思义,“法”“艺”“道”,实际上代表了书法艺术与人的精神世界联系的三个不同层面与对书法艺术理解的根本价值观。对这一观念理解把握的不同,可能导致书法家群体在审美趣味、技术方法和创作风尚上的差异。

  中国人使用“书法”来定义概念,体现了中国书法家对法度的高度重视。“法”是规则,是一切表现的基础,凡是从事此道者必须遵守规则。这是对的。以“法”为这门艺术的核心,这就造就了中国书法艺术的特点:技术水准始终占据高位。当然这也是应该的,某种程度上,技术因素决定艺术表现的高度。没有技术就没有艺术。何况中国是书法艺术的母国,这门艺术从这儿起源,她是这门艺术游戏规则的制订者、技术的引领者,当然要绝对重视。但是把“法”作为一门艺术的核心,可能出现的问题是:会在观念上造成“技术就是艺术”的误导,混淆“技”和“道”的分野。忽略书法作为一门艺术具有的更深层的人文意义。类似的情况在西方近代美术史上也时有发生。它对一门艺术的技术推进是好事,但一个时期内,人文情采的丰富性和时代审美的绚烂多姿可能会因此受到影响。中国当代书坛持续多年的“千人一面”问题,是否可能跟这个有关系?

  韩国书界袭用“书艺”,从名称可以看出他们对书写艺术的娱乐性的重视。应该说,韩国的老一代书法家(如在世的元老赵守镐先生),他们在书法观念和趣味上应该说和中国毫无二致,是相当正统规范的,技术品味也很高。但是中青年一代,从他们的创作看,他们越来越显示出追求“艺”——审美娱乐的倾向,在技术上,越来越多游离于“法度”之外,或取舍在“法度”和“任情”之间,追求片时书写的快乐大于追求深沉悠远的东方审美境界,从而在笔墨形式上,越来越率意,甚至不甚考究。韩国书法界专家学者曾从韩国人的“铝锅式”的民族性格特点,诠释韩国书法的“技术精度降低”“率情表现度提升”的现象。重“娱乐”、重“当下快乐体验”,收获的是形式的多样化和丰富性,但技术精度的缺失必然导致韩国书法的“通俗化”,能站在历史等高线上参与竞争的书法家越来越少了。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发布于书法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日本书道发展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