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钢琴协奏曲,西洋乐器演奏忌讳乱叫

2019-09-06 01:16 来源:未知

西洋乐器演奏忌讳乱叫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11.18

国家大剧院的柏林爱乐乐团首秀,最终还是以一地鸡毛的架势曲终人散。其中,第二天晚上《马九》某个乐章间停顿时,一名女听众的一声明显针对京剧的叫好,将中国交响乐演奏会一贯那种光怪陆离的视听感受推到了无以复加的高潮。中国交响乐听众的欣赏礼仪水平再次成为出炉的钢铁—遭到众人的猛烈锤打。

交响音乐会至少有两个基本特点。其一,这是一项以听觉为核心的活动,它无法容忍噪音。

其二,这是一项极为严肃的活动,因此它无法容忍随便。而中国观众的确将这两条都无视了。首先是有很多忠实的交响乐听众即便身体抱恙都坚持要去捧场,这就在场内制造了此起彼伏的咳嗽声。而这些咳嗽声还各有特色,最令人抓狂的还是那些起于清痰目的的。此外,在手机信号遭到屏蔽的音乐厅内,居然依然有英雄手机可以接到来电,发出另类的靡靡之音。再者,听众们往往因为过于忘情而抓不紧手中的东西。据统计,第一天演出中至少有两台平板电脑、一部手机和若干件衣服掉到地上;而一张奔放的节目单则从楼座上翩然而下,几乎飞入乐池。最有娱乐精神的还要算在这世界顶级的音效鉴赏场地里花了大价钱买票进场睡觉等的行为艺术。至于第二天演出中多次乱叫好和乱拍掌,对交响乐演奏会来说简直就是演出事故了。

这当然是一种文化冲突,但没有任何人是出于恶意的冒犯。在中国观众的文化记忆里,对表演者的认同和赞美应当来得热烈和及时;西方观众则含蓄内敛得多。然而不能忽略的是,表演的文化和欣赏的文化是捆绑配套的,直觉地将自己的欣赏文化照搬到别的表演文化,是冲突的原因。中国听众欣赏交响乐时拍手叫好,西方观众看京剧时鸦雀无声,都是让人很难过的事情。

先穿插一个小故事。我有一次在德国采访当地一家顶级酒店的总经理。我问他,现在本地的中国客人越来越多了,酒店是否考虑增设中餐部?总经理微笑地调侃,一个中国人千里迢迢来到德国,居然不品尝当地的德国菜而还是要吃中国菜,那旅行的意义何在呢?他劝道,年轻人要open minded—要领就在于对差异的接受,甚至热爱。在文化欣赏上,Open minded显得尤为重要。既然文化形式可以有差异,那么就不难推断文化的其他外延也会有差别。了解清楚所有差别是我们接受和欣赏异域文化的首要条件,否则不愉快的文化冲突就会从音乐厅蔓延到餐桌或其他任何一个地方。久而久之我们就失去了对外部世界的兴趣,这是很大的损失。

回到交响乐演奏会上,对表演者的用心演绎,我们观众应当以相对的礼仪表达尊重和感谢,这已无需再辩。当然,这种礼仪往往颇为复杂,但遵循一些基本规则,至少可以不失礼:一个有控制力的人绝对可以静坐一个小时,而不发出多余的声响;乐章间停顿时不能鼓掌是国际惯例,如无法分辨乐章间停顿和乐曲结束,最好先预习一下曲目,或在其他观众的掌声长时间响起后再鼓掌;有些曲目的旋律可能非常沉闷,但也不用睡觉,好乐手除了有高超的演奏技巧,对于自己乐器的保养也必定相当用心,如果对曲目不感兴趣,那就转而鉴赏乐器的极致音色吧。此外,在国家大剧院这种国际水准的场地听顶级乐团可不是常有的机会,如果你想在家里也有同样的欣赏感受,要模拟交响乐演奏会的乐手座位位置,放上100多个代表不同乐器的顶级音箱才能办到—因此,请珍惜在音乐厅的每一个时刻。

其实,交响乐演奏会也不是高不可攀之物,请有信心,并不是西洋乐器演奏要寂静,只是像大提琴,小提琴这种集体演奏的乐器应该保持安静,一定可以获得美好的感受。而下一步,就轮到我们教西方观众怎么在欣赏京剧的时候要忘情地大声叫好了。

----来自新浪网

图片 1

《红楼梦钢琴协奏曲》在新西伯利亚国家大剧院演出。韩显阳供图

图片 2

音乐家们在圣彼得堡马林斯基剧院音乐厅谢幕。韩显阳供图

“在音乐中涌动着一种难以置信的感觉,好像大厅的墙壁正在炸裂,观众陷入了神话般的声音和中国民族和声的海洋中”,俄罗斯乐评家写道。

早春的寒夜里,新西伯利亚、莫斯科、圣彼得堡,回响起以西方交响乐演绎中国经典的《红楼梦钢琴协奏曲》。如泣如诉、似幻似真的乐声中,东西方文化水乳交融。

受中国文化与旅游部、中国国家艺术基金邀请,著名指挥家汤沐海执棒、华裔音乐家克劳迪娅·杨担任钢琴演奏的哈尔滨交响乐团3月下旬携国家艺术基金重点支持项目《红楼梦钢琴协奏曲》,为俄罗斯音乐迷奉上了数场中西合璧的精彩演出。访俄演出期间,哈尔滨交响乐团于22日、24日和27日分别在新西伯利亚、莫斯科、圣彼得堡亮相,用音乐搭建中俄两国的友谊之桥。俄罗斯各界高度评价了中国艺术家的演奏与艺术表现,对于中国文学名著《红楼梦》能够以交响乐钢琴协奏曲的形式表达,给予了由衷赞誉。

巡演曲目中西合璧

3月22日,哈尔滨交响乐团携《红楼梦钢琴协奏曲》惊艳亮相俄罗斯第6届新西伯利亚国际艺术节,在新西伯利亚国家大剧院拉开此次俄罗斯巡演序幕。24日晚,在莫斯科拉赫马尼诺夫音乐厅举行,为数百名俄罗斯听众奉献了一场美妙而恢宏的交响乐盛宴。27日,哈尔滨交响乐团在圣彼得堡马林斯基剧院音乐厅圆满收官。

作为2019年重头演出活动,哈尔滨交响乐团对巡演曲目进行了精心挑选和编排,其中既有《红楼梦钢琴协奏曲》《火车托卡塔》等中国交响乐作品,也包括《鲁斯兰和柳德米拉》《在中亚细亚草原上》等俄罗斯名曲,还呈现德沃夏克的第九交响曲《新世界》第95号作品、维瓦尔第的双小提琴协奏曲《和谐的灵感》第11号作品等世界名曲。此外,由《茉莉花》和《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混合编排的独创曲目也让听众耳目一新。

演奏维尔瓦弟名曲《D小调双提琴协奏曲》时,两把小提琴交替上位,宛如对手戏,层次分明,给现场观众带来丰富的乐理视觉感,乐曲的华丽、典雅及精巧展露无遗。在德沃夏克名曲E小调第九首交响曲《新世界》的演奏中,不同乐器竞相奏出强烈而热情的节奏,传达出了不同于以往音乐世界的“新世界”的消息,具有强烈的震撼效果。

而此次巡演的重头戏,则是钢琴家克劳迪娅·杨演绎的《红楼梦钢琴协奏曲》。协奏曲共包括《绛珠还泪》《情天谁补》《虚花如梦》以及《万艳千红》4个乐章,音乐家运用钢琴及交响乐的艺术表达方式,渲染东方女性的幽情浪漫。通过无国界的音乐语言,深藏中国意境的古典文学《红楼梦》被赋予了一种全新的艺术表现形式,也为多元化传播中国传统文化开辟了新的途径。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发布于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红楼梦钢琴协奏曲,西洋乐器演奏忌讳乱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