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追求与实践,有什么不足

2019-08-08 05:09 来源:未知

图片 1

豫剧是产生于河南的地方剧种,但它的影响是全国性的,目前仍在13个省市保留着167个专业剧团、1300多个民营剧团,是名副其实的“大豫剧”。

王海玲演出豫剧《清风亭》 林 琳 摄

豫剧;剧目;大豫剧;实践;演出

  豫剧在台湾艺术界能有一席之地,有两个人功不可没,一个是当年把豫剧带到台湾的台湾豫剧“皇太后”张岫云,另一个就是从张岫云手中接棒的王海玲。中国戏剧梅花奖艺术团台湾行期间,记者在南屏别院的排练厅见到了王海玲。朴素的装扮、谦和的表情,欣然接受记者采访的王海玲说起如何在台湾传承推广豫剧时,一下子变得眉飞色舞起来。

豫剧是产生于河南的地方剧种,但它的影响是全国性的,目前仍在13个省市保留着167个专业剧团、1300多个民营剧团,是名副其实的“大豫剧”。为了打造这一品牌,近年来河南先后举办了“全国豫剧高级表演人才培训班”“全国豫剧院团交流工作会”、两届“中国豫剧优秀剧目北京展演月”,促进了全国豫剧的交流合作、协同发展。刚刚闭幕的第二届“中国豫剧优秀剧目北京展演月”,有8个省市、21个演出院团的25台剧目在北京连续上演,再一次展现了“大豫剧”的风采,在剧目创作、交流推广、人才培养等方面都取得了显著成就,奏响了民族文化全面复兴的高亢旋律。

  王海玲是土生土长的台湾人,小时候喜欢的是歌仔戏,8岁开始学习豫剧时连一句河南话也不会说,满口的闽南话。50多年过去了,王海玲说现在倒反而不会说闽南话了。团里有广东人、客家人、台湾少数民族等等来自各地的演员,只单单没有河南人,唯有王海玲的女儿、在剧团中演小生的刘建华因为父亲是河南人,所以算是有了个河南籍。正因为剧团中的演员都不是河南人,而如今台湾的观众对河南方言也少有了解,所以台湾豫剧虽然还保留了河南乡音,但一些台湾观众难以理解的河南土话都不再出现了,唱腔也少了些豫剧特有的气势和力度,变得比较温婉抒情。这样的变化,被王海玲看做是“入乡随俗”。

第一,推进了豫剧剧目生产的多样化。剧目的多样化对于一个剧种的发展至关重要,因为只有实现了剧目的多样化,才能充分发挥剧种的优势,展示剧种的特色,培养剧种的各个行当,为剧种提供持续发展的动力。本届豫剧展演月上演剧目70%为新创剧目,并呈现出多样化的特征,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题材内容的多样化。既有表现爱国传统、历史名人、反腐倡廉的题材如《常香玉》《玄奘》《大清诤臣窦光鼐》等,又有反映时代变迁、家长里短、地方传说的题材如《香魂女》《婆媳冤家》《愚公》等,触及历史和现实的多个领域。二是艺术风格的多样化。既有《程婴救孤》《泪洒相思地》这种“将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的悲剧,又有《唐知县斩诰命》这种充满机智幽默的喜剧。同时还有一些剧目在豫剧的传统程式中融入了地方文化元素,如《一家亲》和《天山人家》表现的兵团文化,《风涌大运河》表现的运河文化,《灞陵桥》表现的三国文化等,具有鲜明的地域风格,让观众耳目一新。三是样式类型的多样化。既有整理改编的传统剧目《盘夫索夫》《陈三两》《琵琶记》等,又有屡获国家大奖的新编历史剧和现代戏《程婴救孤》《朝阳沟》《焦裕禄》等,体现了戏剧创作的“三并举”方针。同时还有改编自莎士比亚名剧的《无事生非》《天问》,对豫剧跨界改编进行了成功探索。四是创作视角的多样化。如《全家福》从腐败给家庭和社会带来的危害为切入点,写出了腐败分子灵魂深处的痛苦挣扎,实现了廉政题材创作的新突破;《游子吟》通过一个再婚女人在丈夫死后,为了兑现对丈夫的承诺,用尽所有去关爱非亲生的儿子,从后娘的角度歌颂了母爱的伟大。

  戏曲演员往往有副好嗓子就重唱轻表,有武功身段就不注重唱功的加强。可王海玲双管齐下,唱表并重。王海玲身段工架基础比较扎实,举手投足“边式”规范,握刀顺枪得心应手,尤其有武戏铺底,肢体更加敏捷矫健,机动灵活,手眼身法步和谐流畅,随心所欲,有着较强的可塑性、适应性和表现力。她一到舞台上就显得神气十足,武戏中的“把子”、“出手”既能做到干净利落,又同中求异,突出个性形象。王海玲善于根据不同的人物,不同的性格,赋予各自的行为特征和思想情感,在相似之间找出差异,避免给人“千人一面”的似曾相识感。同属刀马旦,她演出了穆桂英的三分野气,七分英武;同是武生也各有侧重,王海玲突出岳云的忠勇果断,强调陆文龙的刚毅傲岸;同是彩旦,《包公坐监》中的伙夫婆,王海玲在一惊一乍、一张一弛、一颦一笑的舞台行动和语言交流之中,活脱脱地再现既正直和善又粗俗狡黠的下层民妇形象;同是花旦,王海玲在《红娘》中饰演的红娘不甘于模仿京剧、豫剧名家,但求“中得心源”,凸显红娘的纯真可爱,把一个善良热情、单纯伶俐的小姑娘演得灵动轻巧、朴素可人。特别是对声音的处理,用腔的变化,形体动作的设计,一个人物一个样,很少有重复自己的地方。不仅如此,如果你看过她演的《少年齐桓公》中的姜小白,根据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改编的《约/束》中的夏洛克,王海玲竟然反串扮演了这两个角色。而夏洛克可以说是生、丑、净行当的合成品。“那一个眼神,一个撩袍,一个甩袖,尽在人物之中,尽是心灵的外化。”此时此刻,你完全忘记了她曾是一个旦角演员,正所谓胆大来自艺高,艺高源于苦功的真谛。

第二,促进了豫剧人才的调配和成长。人才是戏曲发展的关键,与观众的流失相比,人才的缺失更直接影响戏曲的发展,对于河南以外的豫剧团来说,这种现象更为严重。为了改变这一现状,河南多次组派编剧、导演、作曲赴全国各地豫剧团,帮助他们创作剧目、培养人才、解决困难,如西安市豫剧团演出的《秦豫情》,新疆建设兵团豫剧团演出的《天山人家》,宿州市梆子剧团演出的《风涌大运河》,邯郸东风剧团演出的《桃花山上桃花开》,台湾豫剧团演出的《天问》等,都有河南主创人员的参与。像《天山人家》的编剧、导演、作曲、配器全部来自河南,《秦豫情》甚至连主演都是请的河南豫剧院一团青年豫剧表演艺术家徐俊霞。这种人才的全国调配,有效地缓解了河南以外的豫剧团创作人员不足的困难,有力地支援了豫剧在当地的发展。与此同时,很多院团都大力推举年轻人,为他们创造展示才华、实践历练的机会。在展演中,观众除了看到李树建、汪荃珍、王惠、李金枝、贾文龙等众多豫剧名家之外,还看到了一大批实力不凡的豫剧新秀。其中有9个90后的青年演员在6个剧目中担纲主演,包括《全家福》中的郑娟,《玄奘》中的朱旭光、杜永真,《大清诤臣窦光鼐》中的郭辉,《无事生非》中的康沙沙、谢彦巧,《婆媳冤家》中的张迪,《风涌大运河》中的孙倩倩、魏冬冬。同时还有吴素真、李多伟、王娜娜等,也都在剧中担任了重要角色。更值得一提的是,很多豫剧名家甘当绿叶,给青年人提供更多的锻炼机会,如李树建、汪荃珍两位“梅花奖”演员,在《全家福》中给一个青年演员当配角。这种主动推举新人的举措,为豫剧形成新老接替、传承有序、人才辈出的局面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为豫剧的全面繁荣提供了重要的人才支撑。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发布于戏剧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的追求与实践,有什么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