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在哪里,为何哄堂大笑

2019-08-08 05:10 来源:未知

  著名演员杨立新近日连发5条微博,痛陈7月22日北京人艺公益场演出的“《雷雨》成了爆笑场”。曹禺先生创作的《雷雨》是北京人艺的经典话剧之一,常演不衰,然而让主演们没想到的是,当日他们的表演竟引起大学生观众的“哄堂大笑贯穿全剧”。此事件连日来引发了各界的广泛热议

图片 1

  勿让“笑场”伤害严肃创作

中国话剧史上 “悲到让人无从流泪无从释然”的悲剧《雷雨》,向来被视为中国戏剧的经典之作,也是北京人艺的一道金字招牌。对于曹禺先生的剧本加上人艺演员的表演功力,向来少有挑剔之声。然而,最近北京人艺在面向大中学生进行该剧的“公益场”演出时,却引起学生们的“哄堂大笑贯穿全剧”。

  □ 魏信国

“公益场”变成“爆笑场”,让饰演“周朴园”的杨立新——这位一向温和儒雅的人艺老演员也发火了。当晚谢幕后,他在后台对该剧导演顾威表示“这戏没法演了”。第二天在微博上连发5篇微博,讲述了当天演出的现场状况,字里行间充满着愤怒与失望。

  北京人艺公益场话剧《雷雨》遭笑场,电影《京城81号》被吐槽“笑场连连”,前后脚的功夫,“笑场”就成为最近一段时间的关键词,引起大量关注。一个是曹禺的悲剧经典,一个是主打恐怖的惊悚片,与动辄以“爆笑”为宣传噱头的喜剧相距十万八千里,却纷纷“躺笑”了。不得不说,这是一个令人尴尬又值得深思的现象。因为,它不是个案。

“原以为这样一个发生在上世纪20年代的惨烈的悲剧,会打动这些生活在幸福中的今天的学子们。令人惊诧的是随着台上剧情的发展,人物关系渐渐暴露,舞台下爆发出阵阵欢快的笑声。台上进入了角色的演员们非常的不适应,努力调整表演的幅度仍然有很多台词被笑声淹没。”

  在人们的经验里,“笑场”往往是被当做一场演出事故来看的。《雷雨》被笑场后,在剧中饰演周朴园一角的人艺演员杨立新在微博上表达不满,迅速在网上引起热议。有观众吐槽称“表演hold不住”,另一方则认为年轻人不懂经典,“对经典缺乏尊重”。无论实际情况怎样,从剧场文明的角度讲,笑场显然很不应该,而且它的确也干扰了演员的表演。电影《京城81号》被吐槽的笑点则是戏里的台词,“代表作”是勾引观众出戏的那句“他去参加《爸爸去哪儿了》”。一部惊悚片的“诚意之作”,陡然有了“指东打西”的戏谑感。

“繁漪和大少爷周萍的乱伦关系;四凤怀了大少爷的孩子3个月了;周冲跑到四凤家里表示爱慕……乃至于周朴园向周萍明确指出:‘不要以为你同四凤同母你就忘了人伦天性’,彻底揭开了兄妹乱伦的残酷事实的时候,台下仍然是笑声阵阵。”

  我看过多个版本的话剧《雷雨》,对于它遭遇笑场,我深感意外。北京人艺有着深厚的人文积淀和舞台积累,对其演员的表演我是有信心的。曹禺先生的剧本《雷雨》,更是中国话剧史上惊雷出世般的存在,其经典地位不必存疑。看了网上列举的“笑点”,比如周萍见到父亲就“鸡飞狗跳”,在繁漪面前的手足无措,冒雨到四凤后窗伴随一声霹雳带来的惊悚,我并不以为有什么不妥。即便有些地方有可改进之处,尚不足以“躺笑”。当然,有的人据此指责年轻人不懂戏,认为此事说明了传统文化的失落,可能也有些大而无当。毕竟,报道称看演出的以大学生居多,其能走进剧场,至少说明并非毫无人文追求。

5条微博一发,立刻引发强烈反响。有人怒责年轻观众缺乏文化修养,亵渎经典。有人认为,观众之所以笑,应该从演员和剧本来找原因,也许是舞台僵化的表演、台词的语境都已经和时代有了“代沟”。两种观点交锋,各有各的道理,愈演愈烈,最后竟然演变成一场喧腾的大讨论。

  问题出在了哪里?在诸如小三、伪干爹等有违伦常的现实映照下,话剧《雷雨》中某些纯洁的真话可能会被理解为矫情,剧中人命关天的人物纠结也变得荒诞可笑。在此接受语境下,周萍的作为难免让人想起周星驰在电影《喜剧之王》中的形象,笑便有了逻辑基础。而在各种解构、恶搞经典日益流行的当下,除了《雷雨》,像《红楼梦》《三国演义》等经典也纷纷有了“消夏版”、“高考版”的搞笑视频。这种无底线的大众娱乐行为,形成了一种浅表浮躁的接受语境,对严肃的演绎无疑是极大的干扰。在我看来,此干扰至少有两个方面:一是对观众造成的影响,如观众在话剧《雷雨》中走神笑场;二是对创作者造成的干扰,如电影《京城81号》中创作者明显刻意为之的“现挂”台词,似乎不过是为博取一乐,与作品的类型定位、主题或人物的塑造毫无关联。这是一个很坏的现象。

有一种说法认为,因为《雷雨》与现实生活有较大差异,其故事的背景是民国时期,与现代社会背景脱节;其人物是资本家和仆人、工人,与普通百姓身份差异极大,由此不易被当下的大中学生接受。对此,笔者不敢苟同。

  “笑”是一个很重要的反馈,在某些特定的情境或文艺类型中,适度营造“笑”果是可以理解的。《雷雨》遭笑场并非主创主演之所愿。《京城81号》引起笑声却可能正中下怀,短短几天其票房就收入数亿,再没有比这个更有力的“诠释”了。但是,它们就像撕裂开来的布幕,让投射在上面的影像变得扭曲,伤害的都是严肃的创作。谁是“笑场”的始作俑者呢?是接受语境,而其根源又在现实的某些消极面、过度娱乐化的文艺风气。某种意义上讲,“笑场”事件给我们打开了一个文化的维度,让我们有机会去检视自身、直面挑战。改进创作,教育观众,营造良好的文化接受氛围,艺术家责无旁贷。

事实上,由于选段进入中学课本,《雷雨》剧本常年来一直是最为普及的中文作品之一。不论中学生还是大学生,对《雷雨》故事的背景是耳熟能详的。在熟稔剧情、明知其是个悲剧的情况下,还哄堂大笑,这恐怕不简单是经典与社会脱节的问题。如果因为时代背景、人物身份与当代有差异,就没法欣赏经典,那么莎士比亚盛行了几百年的经典作品不可能今天还如此受欢迎。

  【各方观点】

那么是年轻人的艺术修养不够?正如前所言,国内学生,尤其是北京的学生对《雷雨》并不陌生,在学校里基本都学习过、赏析过。再说到那天的公益场,能到公益点排长队买票、不惧酷暑跑到剧场看戏的,大多是热情而淳朴的戏剧爱好者,甚至是戏迷,绝不是图便宜又素质低的学生。如果这样的学生没能接受舞台呈现出来的作品,也许说明的问题是——北京人艺对《雷雨》的表现方式需要反思。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发布于戏剧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问题在哪里,为何哄堂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