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有空间中的集体艺术,古希腊语(Greece)三大

2019-08-22 09:56 来源:未知

【让人变得更“人”】

欧里庇得斯继承前人,在艺术上有所革新。他的写实手法和心理描写对后人产生了极其深刻的影响,因此有“心理戏剧鼻祖”之称。他着力于刻画人物的内心冲突,不大注意戏剧结构,因此他的剧作布局有些松散。剧中常发表长篇议论,显得有些沉闷。

我们从小就听过《狼来了》的故事,听到这个故事,头脑里首先浮现的是一个撒谎的小孩儿,但你是否想过,为什么这个小孩会自己一个人在山上放羊?他为什么要喊“狼来了”?是不是因为他很孤独?克里斯·库佩提醒大家,也许有一种教育是我们缺失的,那就是戏剧教育。在这个故事里,其实我们可以放下已经习惯了的说教思维,而去扮演一下这个喊“狼来了”的小孩,去体会他的内心世界。

埃斯库罗斯是希腊悲剧形成时期的作家。他出身贵族,政治上拥护民主派,但未能完全摆脱旧观念,他的世界观存在明显的矛盾,并反映在他的创作之中。埃斯库罗斯在悲剧上的最大贡献是在悲剧中增加了第二名演员,使对话成为戏剧的主要成分。经过埃斯库罗斯的努力,戏剧不再只是祭祀的一部分,而成为一种独立的艺术。《被缚的普罗米修斯》是埃斯库罗斯剧作中最杰出的一部,其情节取材于希腊神话中普罗米修斯盗天火赐予人类的故事,但赋予它丰富的现实意义,以反映当时的雅典民主派对寡头派的斗争。

戏剧(Drama)这个词源自于古希腊语的Dran,意思是去做出有意义的动作;而剧场(Theatre)来源于古希腊语的Theatron,意为一个让我们观看的场所。克里斯·库佩认为,戏剧使许多人处于同一个空间中,是一种在公共空间中活动的集体艺术。

索福克勒斯曾被文史学家誉为“戏剧艺术的荷马”。他的创作是雅典民主制盛极而衰时期的社会生活的反映。他塑造的悲剧人物丰富多彩,悲剧形式趋于完善,他的创作标志着希腊悲剧已进入成熟阶段。

“要让戏剧成为一个公共空间,每个人懂得珍惜和戏剧化自己所拥有的故事就是一个开始。”欧盟DICE(戏剧改善教育标准能力)项目总监、英国大伯明翰教育剧场艺术总监克里斯·库佩近日在北京蓬蒿剧场举办的《戏剧,一个公共空间》讲座上说。讲座中,热情的克里斯·库佩手舞足蹈地带领听众探寻戏剧“有什么用”,以及戏剧与“我们”的关系。

他们的作品都是写主人公的个人意志和命运之间的冲突,主题基本相同。但他们在作品中对这一主题的认识和表现各不相同。埃斯库罗斯把命运看作具体的神,认为命运支配人的一切,他同时强调人的意志;索福克勒斯向命运提出了怀疑和挑战,他认为命运不是具体的神,而是一种不可捉摸的神秘力量。它具有捉弄人的邪恶性质。他特别强调了具有坚强意志的人对命运的反抗;欧里庇得斯不相信命运,他认为命运在于人自己掌握,强调事在人为。

“你可以学到如何从地图上指出非洲大陆的方位,但没有人能够说清‘我们是谁’。戏剧更不会告诉你什么才是正确答案。而当我们学会用想象力设身处地认识别人的处境,就会以更‘人’的方式行事。”克里斯·库佩认为,戏剧所做的,就是创建一个空间,给人们提供一个提问、交流、沟通和倾听的机会,人们在里面要使用想象力去探索这个世界中的陌生和熟悉,检验并建立起自己的价值。

他们在作品中都描写了具体的形象,并给人以深刻印象,这一点是相同的。然而他们描写人物形象时所遵循的准则和方法,以及他们笔下形象所表现的特点是不同的,埃斯库罗斯笔下人物是古希腊神话中直接诠释出来的神或神化的人物;索福克勒斯笔下的人物是按照“人应当是怎样”的原则写成的理想英雄;欧里庇得斯笔下人物是按照“人本来是怎样”的原则塑造出来的写实人物。

但后来,古罗马时期的戏剧开始强调节庆娱乐功能。如今的我们是不是也像生活在古罗马时期?戏剧在现代剧场中大都也是作为一种娱乐方式,而不是让人了解如何成为一个人。如果说现代小说为现代公共空间的开创提供了“叙事的动力”,那么戏剧则为公共空间提供了一种叙事的方法。克里斯·库佩肯定英国戏剧理论家马丁·艾斯林所说的“剧场是一个民族当众思考的地方”,也对西班牙戏剧家洛尔伽的“戏剧是哭和笑的学校”深表同感。西方现代戏剧中有一种“讨论式戏剧”,挪威剧作家易卜生提出的“社会问题剧”与爱尔兰剧作家肖伯纳的“思想剧”概念就在此列,他们倡导“思想大于情节”,剧中人物重在讨论自身的问题和处境,从而使观众更注意戏的思想而不是戏的激情,戏剧能很好地用来探寻自我和社会的关系。

《俄狄浦斯王》是索福克勒斯的代表作,亚里士多德曾称它为“十全十美的悲剧”。诗人通过俄狄浦斯杀父娶母这个悲惨的故事,表达了人与命运的冲突。索福克勒斯把人物放在尖锐的冲突中并通过人物对比方法来加以塑造,因而人物的动作性强,性格比较突出。他擅长于结构布局,他的悲剧结构复杂,波澜起伏,却不给人以杂乱之感,布局巧妙,针线细密,而不露斧凿之痕。

戏剧《王尔德》舞台照

公元前5世纪是希腊悲剧的繁荣时期。这一时期涌现出大批悲剧诗人,其中流传到现在的有埃斯库罗斯、索福克勒斯和欧里庇得斯三大悲剧诗人的作品。他们的创作反映了奴隶主民主制发展不同阶段的社会生活,也显示出希腊悲剧在不同时期的思想和艺术特点。

从内容题材上看,戏剧的文本可以包含生活的所有元素,并使这些元素形成一个有机的整体。这意味着,戏剧通过创造性地整合那些或喋喋不休或高雅优美的言辞,使一些影响深远的人类经验或者深奥意义变得可以被理解。“我们生活在一个快速更新的时代,戏剧往往会映射自己、别人的故事,展现集体生命的地图,让人更加清晰地认识自身及社会的图景,更加从容地面对当下和未来——这就是我们今天需要戏剧的原因。”克里斯·库佩如是说。

埃斯库罗斯的剧作,人物形象单纯而高大,性格单一,缺少发展与变化,不够丰满。戏剧结构比较简单,情节不曲折。但抒情气氛浓郁,歌队起着重要作用。诗句庄严、带有夸张色彩,但有时流于堆砌。尽管埃斯库罗斯的悲剧在艺术上还显得比较粗糙,但由于他在悲剧早期发展阶段就在内容和形式方面都做出了创造性的贡献,因而被人们誉为“悲剧之父”。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发布于戏剧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国有空间中的集体艺术,古希腊语(Greece)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