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怎样在互联网时代迈步向前,传唱山东

2019-09-06 02:50 来源:未知

京剧怎样在互联网时代迈步向前

时间:2015年06月08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郑荣健

  京剧人还不善于利用互联网思维进行宣传推广,有些京剧晚会偏重唱腔却无戏剧意味,京剧进校园该教“戏”还是教“曲”……面对这些问题,专家支招——

京剧怎样在互联网时代迈步向前

  “我们对京剧的关注,更多应该把目光从京剧本身转向京剧的外部世界,去摸索京剧文化生态环境的修复与改善。”在日前由中国戏曲学院主办的“京剧的文学、音乐与表演”第六届京剧学国际学术研讨会上,针对当前京剧的发展现状,复旦大学教授章伟国说。虽然此次研讨主要聚焦在京剧本体之上,但当下京剧发展面临的一些新情况,也引起了专家的注意,互联网环境就是其中之一。

  在谈到京剧的教化、娱乐功能之后,章伟国并不避讳谈京剧的盈利问题。“京剧的新盈利模式在哪里?它不在舞台演出所创造的票房,也不在靠政府拨款支持的新编戏项目,而是在于互联网背景下的更广阔世界。”章伟国解释,在演艺和体育界,明星包装和宣传成功的案例举不胜举,广告、企业代言、形象代理、公益宣传等给演艺发展提供了广阔的舞台。可是,在互联网时代,京剧不乏优秀演员和专业院团,又有几人有过APP(移动端第三方应用程序)?又有几人出现在大型活动和户外宣传广告中呢?

  的确,京剧发展所面临的外部环境问题,往往最直接地表现在它的传播形式上。无论是传统的戏台、剧场演出,还是适应新需求的京剧晚会,乃至走上互联网时代的APP形式,都带有自己的逻辑。

  “京剧之存在,存在于剧场舞台上京剧演员的现实演出,只有达到剧场演出频率高、上座率高,演出剧目丰富,方能称之繁荣。”中国戏曲学院教授葛士良强调京剧是综合型的戏剧,并指出,当下存在一些传播上的误区,过度偏重宣扬京剧的唱腔,“一些所谓的京剧晚会,其实常常不过是集中名家名段的清唱或彩唱,最后来上一段轮唱、合唱加群体武功的混合表演,毫无戏剧意味”。

  京剧进课堂、戏曲进校园,自2008年有关方面下发通知进行试点之后,取得了良好的进展。2014年至今,北京市又推出了被称为“高参小”的高等学校、社会力量支持中小学体育美育特色发展的相关举措,把戏曲的普及教育再次引向深入。然而,由于戏曲既是“戏”又是“曲”,其教育定位一直很受争议。上海戏剧学院教授孙惠柱的关注点,就在京剧的普及教育上,这同样涉及京剧的综合性问题。

  孙惠柱认为,有的实践在正确地强调戏曲的音乐属性的同时,忽略了戏曲毕竟也还属于戏剧这另一个特征,忽略了以人物行动为核心的戏剧更易于开启心智鼓励创意这一长处。“如果仅仅是加几个唱段到音乐课里,不要求学生站起来演,这‘第一步’就还只是抬起了腿,几乎还没‘迈’出去。如果把从模仿练习曲出发的纯音乐模式拓展为兼含语言和形体动作的‘练习剧’教学模式,就能让戏曲像音乐那样走进每个课堂,让广大的中小学生都学会演戏。”他说。

  孙惠柱举例说,上海戏剧学院自2010年就推出了开放式练习曲和练习剧《孔门弟子》系列教育实践,其古装角色都以京剧的主要行当为基础,用程式化的动作来展现。在排练中,逐渐摸索选定了京剧曲牌,最终达到练习曲与排练的融合,使音乐和表演相得益彰。从“练习曲”到“练习剧”,看似只是对京剧本体认识的教育阐发,在互联网时代的传播转换中,却可能意味着传播内容的转换,同时也呼应了葛士良对京剧传播误区的焦灼。(记者 郑荣健)

同样在济南,戏曲的种子也如春雨播种般,洒向济南各个角落。戏曲演员们,用双脚丈量了文艺的园地,将戏曲唱到了观众的心坎里。“济南市京剧院去年搞了‘一村一场戏’活动,从瓦峪沟、南康而庄村、石匣村、分水岭村、东十六里河、西十六里河、西仙村,到大涧沟东、寨而头村、矿村、涝坡村、青桐山村等村庄进行演出。”济南市京剧院院长于鹤咏介绍。

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 ,今年4月,临沂市柳琴戏传承保护中心部分演职人员先后到罗庄区册山镇凤凰岭社区黑虎墩村、兰陵县流井社区、平邑县白彦镇银英社区等地,为当地村民送上多场文艺演出。现代柳琴小戏《月儿圆圆》《吔,俺就是个农民》,小品《沂蒙母亲》以及歌曲、快板等节目,获得了观众们的阵阵欢呼和掌声。

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 1

涝坡村,是位于济南市十六里河镇绕城高速公路东南部的一个山村,以往通往村子的泥泞小路如今已变成柏油马路,除了供行人、车辆通过,这条崭新的道路也寄托了村民对精神文艺生活的渴求。

“有时候一村一场戏,大概不足20个观众,而我们演出团队就有40多人,但演员们从来没有怨言,依然按照准备好的内容表演。”实际上,为了更好地完成下乡演出,市京剧院的演员们凌晨五点就开始准备。每到一处演出村庄,舞台车拉好背景横幅,舞台后边可能就是毫无遮挡的一些空地,但演员下车就化妆、换装。无论条件恶劣与否,始终保持良好的演出状态。在于鹤咏看来,这是作为一个院团、一名京剧人、一个文艺工作者的责任和担当,真正让“一村一戏”落地。

那时的“火爆”,又是怎样一种情景呢?于鹤咏回忆,因为演出条件非常艰苦,有些地方可能无法建成一个像样的舞台,甚至只是铺上一块毯子就开场,但观众会用尽一切办法来看这场精彩的演出。“围墙上、树上、房顶上聚满了人,让我们感受到他们对于文艺的强烈渴求。”于鹤咏说。

“老百姓非常乐意听这些传统柳琴戏,我们和老百姓已经很熟了,核桃峪的老人都能叫得出演员的名字,看完戏后夸他们演得真好。”孙启忠说道,令人欣慰的是,现在的年轻人也喜欢看戏曲,受众群越来越年轻化,而且会跟演员互动。

临沂市柳琴戏传承保护中心从2012年正式开始,由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开展送戏下乡,主要针对省定贫困村,第一书记任职村等地,这些贫困村,多是偏远村庄,且经济建设、文化生活相对落后。

“用系统的美育课程告诉孩子们京剧、戏曲的魅力,让戏曲这粒种子发芽。现在,孩子们再观看演出时,会认真寻找演员的行当、流派。虽然还不能非常深刻地认识传统京剧、戏曲艺术,但随着知识和阅历的增加,他们对京剧、戏曲的了解会越来越多,自然而然地产生兴趣。

“京剧的音乐、服装、化妆、表演以及声腔、流派等,把这些归为一个整体,开启系统的美育课程。”于鹤咏说,在此过程中,他们经常会遇见特别有天赋的孩子,对于这些学生,他们还会给单独开“小灶”。

“市里刚刚启动了临沂市戏曲进校园的活动。我们中心将到学校开展演出,普及戏剧知识。对于小学,我们一般都是进到学校里去,而中学,则是我们挑一些好的剧目,邀请他们到剧院来观看演出。”孙启忠表示,把戏曲的基础知识传授给他们,让更多的孩子、青年人了解中国的传统文化、戏曲艺术。

每年两百余场演出

村子里,老人和孩子围坐观看戏曲演出。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发布于戏剧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京剧怎样在互联网时代迈步向前,传唱山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