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艺术圈反腐,代表委员谈文学艺术界反腐

2019-09-06 02:51 来源:未知

  代表委员们认为,文艺腐败的存在方式是多种多样的,特点是更加隐蔽,或用文艺来攀附“权力”,或是迎合某些领导的“雅好”,送些玉石、书画等,或是成立协会派发名誉主席等称号,找来领导当“护身符”;但不管腐败以何种方式在文艺圈存在,其危害都显而易见。在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舞协副主席冯双白看来,文艺界之所以也成为腐败的滋生地,缘于一些所谓的“文艺人士”不专心自己的本职,却一切向钱看,一切向权看。文艺工作者,特别是具有广泛知名度的文艺人,更应该严格遵守法律法规,坚持从自我做起,抵制一切腐败行为和有违社会良知、道德底线的不良行为,文艺工作者在反腐事业中,除了要洁身自好外,更要积极投身于反腐,用多种文艺形式揭示和批评腐败现象,坚决不让文艺圈沦为腐败滋生的“后花园”。

摘要: 谨防文艺腐败是一个老话题,如果文艺反腐真的来了,这次目标会是谁?  中评社香港1月16日电 “在转型期的文艺界有许多‘潜规则’,是腐败的温床。”全国政协委员、戏剧家魏明伦曾如是说。  据新京报综合报道,15日,有消息称:“以习近平为核心的领导班子并没有停止反腐的步伐,有穷追猛打之势,正将目标范围扩至与干部走得较近的文艺圈人员。”  这些话瞬间引起骚动,深圳晚报称,如果文艺圈反腐风来,那一定是掌握了某些充足的证据,一定是抓到了某些人不干净的手腕。  文艺反腐的目标  谨防文艺腐败是一个老话题,如果文艺反腐真的来了,这次目标会是谁?  消息甫出,网友推荐了不少“调查对象”。  但通过这则报道我们得知,“中纪委将著名书法家和音乐家等文艺圈人员也划入了调查对象。”原因是,文艺圈人员利用与喜爱收藏字画的高官的私人关系,为行贿商人和官员提供了方便。  书法家和音乐家的定义并不严格,但是“著名”二字却很醒目,很多人马上联想到了几位此前网上疯传被带走的文艺圈人士。深圳晚报甚至还指出:“本山大叔并没有进一步动作,进一步玩低调,侧面说明他面临的危机并没有解除。”  此外,各种协会也会成为监督重点。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的“请领导退出书画界”的根源就在于书画界存在的腐败问题,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去年12月,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主席、陕西省前政协副主席周一波在《人民日报》刊文,批评某些领导干部,热衷于挤进艺术家协会兼职,乐于利用书画协会职权谋利,作品低劣却卖得十分红火的怪现状。  福建日报也称,如今各级书画协会主席、副主席,除了书画精英外,大抵是由退下来的领导干部兼任。各级书画协会俨然成为“准权力”机关。领导干部把持协会之后,一些官场病也随之而来。  而许多协会之所以对退下来的领导干部虚位以待,看重的并不是“工作能力”,无非是要借用他们累积下来的丰富人脉资源,寄希望于通过其发挥余热,找相关部门多多“化缘”之故。  文艺反腐不仅在地方,部队或许也不能幸免。  去年7月,韩国废除文艺兵制度后,环球时报在论述文艺兵有存在价值的时提到,“不能否认,在文艺兵中存在腐败。”  文艺又隐秘的腐败手段  要鉴定文艺圈人士在走近官员的过程中是否存在腐败,就得知道用来掩人耳目的腐败手段。  人民日报在2003年谨防文艺腐败的文章中就提到,“权钱交易”、“权色交易”、“损公肥私”多种腐败手段,在文艺界虽不能说一应俱全,但已遭其“病症”感染却是不容置喙的事实。  一些腐败行为来得比较直接,例如,张曙光情妇罗菲受贿198万余元在去年12月被判5年,而罗菲正是铁路文工团的一名女歌唱演员。  富豪张新明为巴结原太原市委书记申维辰,曾斥资500万赞助与申关系暧昧的女歌手演唱会。  这些案例中应该就有不少“权色”、“权钱”交易行为存在。  还有一些官员的爱好更“雅”一点,于是乎,“雅贿”就成了一种隐秘又文艺的腐败手段。  在这个大的分类中,作者通过依附官员抬高作品身价者有之,官员通过自己影响力抬高作品身价有之。有的就直接在某场拍卖中,以高价买下劣质作品,将贿款洗白。  这也是为什么会出现书协主席的千万书法作品在其下台后,直接贬值到一百万。但网友认为,这还算是真材实料的作品。有些官员落马后,其作品就直接一文不值了。  扬子晚报称,“人一走,茶就凉”,贪官落马了,他们高悬于公共场所的所谓艺术作品“下架”得比茶凉得还快。远从胡长清,近至徐才厚、周永康,莫不如是。  如果文艺圈反腐的劲风真的要吹来了,记者认为,重点应落在切断公权力与文艺圈的“黑色脐带”,遏制公权力随意染指文艺圈,杜绝文艺圈人士走向堕落,沦为官员贪污腐败的“白手套”。  希望疾风吹过,留下经得起考验的人民艺术家,和一片风清气朗的艺术天空。

  官员书画家、官员摄影家、官员收藏家、官员“艺术大师”……越来越多地被查贪官头顶“雅号”,再加上一些文化人在有了名气之后,无意于文化创造本身,而是滥用名气以结交权钱,鞍前马后,牵线搭桥,充当掮客从中谋取私利,进而涉嫌贪腐、无法自拔。所有这一切都表明,文艺界反腐已成为我国反腐工作继续深入必须直面的课题。

  近年来,将真金白银、房产汽车换成古玩字画,摸准一些官员的“收藏”“雅好”等文化“雅贿”现象屡遭诟病,而因“雅好”滋生腐败被查的官员时有出现。从爱玉成痴的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到偏好摄影的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秦玉海,再到骗取陶瓷艺术大师称号的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许爱民,皆是如此。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对当前陶瓷领域各色“大师”评选感到深恶痛绝的全国政协委员、乐天陶社社长郑祎带来的提案就是建议取消中国陶瓷艺术领域的“大师”评选制度。据她介绍,数十年间,中国陶瓷艺术领域的“大师”制造热潮风涌泛滥,评定陶瓷艺术领域“大师”的各级机构和名目达数十个之多,导致当下中国假冒伪劣的陶瓷艺术“大师”名头高帽满天飞,特别是陶瓷艺术领域的“大师”评选,已沦为滋生贪污腐败的温床,圈内众所周知的“笑话”。

  文艺界的腐败现象是如何形成的?文艺界的腐败有哪些不同的特点?文艺工作者如何洁身自好并在反腐事业中发挥作用?这些,都成为今年全国两会上文艺界代表委员热议的话题。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发布于戏剧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文化艺术圈反腐,代表委员谈文学艺术界反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