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给戏剧带来了如何,Shakespeare的戏曲曾属于大

2019-09-21 12:17 来源:未知

  一般想到莎士比亚,想象都是非常遥远——他来自遥远的古代及国外。而更遥远的距离来自他的作品普遍被视为经典中的经典,自然就变得深不可测。除了少数学者专家或导演们,大众也许是无法亲近或理解的。其实不然,我的感受:莎士比亚的戏剧之所以伟大就是因为隔了四个世纪,还能那么鲜明而深刻地映照在我们时代上,与我们对话。对,原来他跟我们就是那么的近。

  从启动到现在,7年间,英国国家剧院的“国家剧院现场”(简称 NTLve)项目在全世界获得了蓬勃发展,通过对演出进行高清拍摄与转播,推出了40多部作品,约有550万观众在2000个场所观看了演出。

  为了让诸位更亲近及欣赏这位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戏剧家,在此写下几点我个人的观察与体会:

  去年,借着中英文化交流年的契机,NTLive系列放映活动在中国开启,先后在包括上海在内的18个城市的26个影剧院播放400场,吸引观众超过8万人次。

  1 商业与艺术无明确界限

  戏剧是一种人力资源密集型艺术。而 NTLive的发展和成功,对全世界戏剧艺术的创造者和组织者应该都会有启发。特别是中国戏剧家的优秀作品,能否也以这种跨时空的方式走向世界? 这正是本文作者所关心的话题。

  称莎士比亚为“经典”当然没有错,但也许有些迷惑作用——让我们想不到其实在十六世纪末、十七世纪初的伦敦,莎士比亚的戏剧属于大众娱乐。他的戏大多在公众的剧场里演出,以他自己投资建造的环球剧院(Globe Theatre)为主。观众买票看戏,票价结构就像我们今天在北京演出一样,从低票价的站票到VIP包厢。把莎士比亚视为“经典”,还不如把他视为那个时代的“八点档连续剧”或“电影大片”,因为对当时的观众来说,就是这样。或许你觉得不可思议,如果莎士比亚是大众娱乐,这是何等社会!其百姓的文化涵养到何等境界?

——编者的话

  莎士比亚所处的英国伊丽莎白女王时代正是一个百花齐放的创意年代。当时的伦敦人才齐备,每天都有很多对手和莎士比亚打对台,各个都精彩!莎士比亚同辈中多的是有才华的剧作家,包含29岁就死亡的马罗(Christopher Marlowe)——许多人猜测如果他没有早逝,成就会超过莎士比亚!同时伦敦也不缺乏经营剧场的奸商,包含与莎士比亚竞争的许多制作人和老板。

图片 1

  在很多戏中,莎士比亚有影射这些不择手段的竞争者,最著名的是在《哈姆雷特》二幕二场中哈姆雷特对剧团团员的演说。所以说,那是一个完整的商业娱乐生态,竞争激烈,每人都想得到观众的青睐和票房。这一点认识很重要,也让我们可以看到,所谓“商业”和“艺术”之间其实没有明确的界限。

图为NTLive推出的《哈姆雷特》剧照(本版图片均为资料图片)

  环球剧场中的演出是雅俗共赏的,前面提到的便宜站票位于离舞台最近的位置——很惊讶吧。这个位置有点像现在演唱会的摇滚区,观众花一点点钱就可以站在那里。根据当时的记载,这个区的观众还会与演员对呛、喊话,甚至丢番茄,这就是伊丽莎白时代伦敦市民生活的鲜活写照,绝不是很多人想象中,去看一个“经典”需要端庄、正襟危坐,被允许时才鼓掌。理解莎士比亚的大众娱乐面,其实才能开始了解他的伟大。

  “国家剧院现场”(以下简称NTLive)是英国国家剧院在7年前启动的项目,目的是让英国和世界各地的观众都看到他们出品的戏剧精品。说是现场,其实是在演出现场进行高清多维拍摄并卫星转播,以高清影像的方式覆盖剧场外的人群。

  于是一部莎士比亚的戏剧中,含有我们在大众娱乐中寻找的一切元素——精彩的剧情、想不到的惊奇转折、深度的角色刻画、逼真的打斗场面、令人捧腹大笑的喜剧表演、催泪的感情戏,英雄与美人、奸诈的政客、被冤枉的好人、被重用的坏人,人生百态的众生相,应有尽有,包括随处出现的低俗黄色笑话与性暗示。

  NTLive率先推出的是海伦·米伦主演的《费德拉》,原作者为17世纪法国新古典主义剧作家拉辛。据说当时就有约5万名观众在英国内外200多个电影院观看。应该说,这个头开得挺体面的,但是出品方彼时还是把它视为一种“实验”,不知道摄像机能否捕捉真实的现场感,不知道这样的戏剧在各种新的媒体和娱乐样式蜂起的时代会有多大感召力。当时我在纽约,热衷于看各种戏剧的真正的现场演出;向来迷恋戏剧演出即时特征的我,认为戏剧真正的现场魅力无法复制拷贝,所以根本就没把录制播放的NTLive当回事。那时纽约的学界和戏剧圈好像也对其持观望态度。

  2 念台词快速有轻重

  直到2012年深秋,我才第一次看NTLive。那是应在纽约大学学电影的小儿子之邀,去了位于格林威治村的Skirball演艺中心,看的是《弗兰肯斯坦》。是的,是冲着卷福和米勒去的——这两个当红明星演员那时正在两部热播的英剧美剧里分别扮演神探福尔摩斯。票价25美元(纽大学生票才10美元),比动辄100美金以上的百老汇戏票便宜太多了,甚至比外外百老汇小剧场的戏票还便宜;而且戏还特别高大上,对玛丽·雪莱的同名小说作了精彩的舞台改编和演绎,让我看得非常过瘾,从此开始对NTLive高清播放的剧场效果刮目相看——剧场里的每个座位都成了黄金座位,舞台一目了然;特写镜头将演员的微妙表情和细小动作都捕捉到了。但最重要的是,屏幕上的演员是对着当时台下的观众表演而不是对着镜头表演,一气呵成,因此完全不是我曾经担心的被分割后再合成的影视表演。难怪放映结束后全场鼓掌,就像在演出现场为演职人员喝彩。

  莎士比亚所使用的语言并不是写实的英文,而是一种特殊的“无韵诗”体(Blank Verse),以所谓的轻重五脚句(Iambic Pentameter)为写作基本单位进行。那就是每一行有十个音节,念诵时原则上是“轻-重-轻-重-”的方式进行。看看《理查三世》著名的开场白为例(我用大写表现重音——需要念快一点才见效):

  接下来的几年里,我在纽约又看了很多现场演出,包括来自英国国家剧院的《战马》和《深夜小狗离奇事件》。虽然NTLive的口碑越来越好,前一次观看的满意度也颇高,但在高水平戏剧演出风起云涌的纽约并没成气候,我也没再特别留意。

  Now IS the WINter OF our DISconTENT/ Made GLORious SUMmer BY this SUN of YORK

  没想到回到上海后,2016年却成了我观看NTLive的大年。先是4月初的《奥赛罗》,后来就是9月下旬上海话剧艺术中心为NTLive系列放映在中国启动一年举行的周年庆放映活动,我马拉松式地一连看了9场演出中的8场,其中有一天上午下午晚上连看3场,乐此不疲,意犹未尽。这可是原来完全没想到的。

  (现在已到我们不满状态的冬天/ 因约克的太阳“儿子”而变成灿烂的夏日)

  NTLive的魅力在哪里? 毫无疑问,英国国家剧院世界一流,现场观剧的体验也是无法替代无法复制,有机会有条件去伦敦或纽约看他们的现场演出当然很幸运,可惜这种运气只属于少数人。而与之相比,NTLive只是不同而非不如。从我迄今体验过的10部高清作品来看,不在现场犹在现场,视觉音响效果完美无瑕,而且还有额外收获,譬如通过那些台前幕后的花絮,观众得以了解编剧的构思、导演的阐述、演员对人物的理解、舞美设计的寓意、服装灯光的理念、创作团队的追求、剧目的社会文化背景和现实意义等等。比如观众在花絮里看到卷福便服深入社区和一群排演《哈姆雷特》的孩子们交流心得,不仅能进一步认识莎剧跨时空跨地域的意义,认识戏剧艺术的公益价值,之后再看到卷福在剧中穿着牛仔裤演绎哈姆雷特王子,也不会觉得唐突违和。对中国观众来说,英语不好的,没关系,有中文字幕;英语好的,瞟几眼字幕,时不时也会脑洞大开。而这些额外的福利,在伦敦或纽约的演出现场可都是没有的。

  这样的节奏形成一种快速如歌唱般的韵律,能够充分发挥英文这个语言的特色,展现风情万种的语言变化,尤其是英文中可以不断延长词句来形容一件事情或心情的特色。

  当然,NTLive的吸引力,也要依托其精选的经典剧目。我看过的10部都是世界公认的大手笔,都是我会向国内外学习研究戏剧的同仁和学生推荐的。莎士比亚的传世经典当然占显耀地位,这几年先是庆祝莎翁诞辰450周年,后是纪念他去世400周年,全世界都在热演莎士比亚戏剧。此外,NTLive精选的不仅有英国大剧作家的作品,如萧伯纳的《人与超人》、大卫·黑尔的《天窗》、彼得·摩根的新作《女王召见》和根据马克·哈顿同名热门小说改编的《深夜小狗离奇事件》,也有美国剧作家阿瑟·米勒的《桥头风景》,还有根据18世纪意大利剧作家哥尔多尼同名即兴喜剧改编的《一仆二主》。古典的现代的,睿智的暴力的,高雅的低俗的,人性有多复杂,剧目就有多丰富;题材多元,风格有别,但都是上乘之品。

  莎士比亚的文字在这样一个架构中被发扬到极致。我们应该了解,无韵诗体并不是一个写实的语法,但是在莎士比亚的笔下,演员必须把它当成写实的情绪在表演。所以,虽然是诗,虽然有其与现实疏离的本质,但在表演上,它仍然是贴近生活中的语言与情绪,如同京剧表演一样的道理。

  此外,跟随着摄像机,观众等于是去了不同剧场空间看直播演出:譬如去英国国家剧院1100座的奥利佛(扇形)剧场看米勒在《弗兰肯斯坦》里演怪物,去890座的Lyttelton剧场看拉尔夫·费因斯演绎《人与超人》,去251座位20站位的DonmarWarehouse看抖森主演《科利奥兰纳斯》,或者去欧洲最大的多功能演艺厅巴比肯中心,在四层高1156座的大剧场看卷福主演《哈姆雷特》。这些剧场规模不同,舞台样式也不同,有镜框式、伸出式、扇形、环形,或是观众面对面坐两边,不同的演出空间也会激发起导演表演舞美灯光的不同创作理念和想象力,对于观者而言,不仅在效果和感觉上千差万别,还会看到多彩的演出样式和舞台理念。

  但跟京剧相反的,在正确的诠释之下,无韵诗的表演方式是非常快速的,行云流水的,不给太多时间让观众玩味那其中的语言文字意境。这也就是为什么莎士比亚的作品被改成京剧时会有些障碍,因为戏剧速度的不同,文字与情节展开的速度也不同。

  正是因为这些原因,NTLive吸引和培养了一大批高品位的戏剧观众,尤其是年轻观众。在安福路马拉松式看戏的那几个日日夜夜,观众人数可观,我还意外碰到了一位从美国加州大学来上海导戏的英国老朋友,而绝大多数是年轻的中国人。他们中很大一部分人,先是因为明星效应,追随他们的影视偶像卷福、抖森们进来看戏的,谁料到这些当红的电影明星还是舞台上的实力派演员,更让他们着迷了;加上作品本身的思想内涵和艺术魅力,从开始的爱屋及乌,渐渐地心甘情愿地喜爱上了戏剧艺术。从他们观剧现场的反应来看,从他们事后在演出官网上的留言来看,他们正在成为一批爱戏、懂戏、有思想、有品位、会欣赏、善表达、敢评判的戏剧观众。

  在《罗密欧与朱丽叶》的开场独白中,演员说得很清楚:这部戏演出的长度是两小时(the two hours traffic of our stage)。如果不飞速念台词,这部戏很容易可以变成四小时长。从这些最真实的线索,莎士比亚自己的话,我们可以更理解当时的演出情况及意义。

  NTLive的发展和成功,对全世界戏剧艺术的创造者和组织者应该都会有启发。作为一种“人力资源密集型”的艺术,戏剧对其创造者和观赏者来说,代价都愈来愈高。为稀缺的优质戏剧资源赢取国际市场,促进戏剧艺术的持续发展,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和莎士比亚环球剧院现在也分别推出了“皇家莎士比亚剧团现场”(RSCLive)和“屏幕上的环球剧场”(GlobeonScreen),不知道我们中国戏剧家的优秀作品何时也能这样跨越时空走向世界。

  3 平行线的复式结构

阅读原文

  结构之奥妙:莎士比亚作品的结构,虽然有精彩的情境转折及高潮,并不完全像现在好莱坞大片的结构方式。真正研究进去,你会发现莎士比亚的编剧方法是一种中世纪和文艺复兴的混合体。他经常被归类于文艺复兴时代,但这不完全正确。英国进入文艺复兴远比意大利、法国晚。我们可以推测莎士比亚童年所接触的戏剧绝对不是文艺复兴的戏剧作品,而是更早时代的产物,属于中世纪后期的英国民间演出。

作者|费春放(本校外语学院教授)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发布于戏剧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毕竟给戏剧带来了如何,Shakespeare的戏曲曾属于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