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宗江遗作,陈诉老香江仙境之时的梨园

2019-12-19 06:01 来源:未知

新闻来源:新浪娱乐 由四川广播电视集团和北京东方传奇国际传媒有限公司联合出品,根据李碧华小说《生死桥》改编,由话剧名导田沁鑫执导的同名民国人文大戏《生死桥》已拍摄过半,该剧前半部分镜头主要集中于老北京的天桥与胜景之时的梨园,呈现以怀玉、志高、丹丹为代表的一群孩子在科班中摸爬滚打的青春成长。 李碧华擅写梨园,无论是《霸王别姬》还是《胭脂扣》,或浓墨重彩或淡淡勾描,一样可以动人心魄,《生死桥》也如是,还被称为梨园传奇。故事借了一个梨园的背景,在舞台上的繁华与舞台下的清苦之间搭起一群孩子张扬叛逆青春的舞台,讲述科班中的规矩、做人的规矩。十几岁的年纪,正是狂放不羁,承受着规矩方圆的束缚,一群耐不住青春躁动的孩子在左奔右突的碰撞中成长着,道出人生如戏,戏如人生的慨叹。 在导演田沁鑫认为,李碧华的故事,写得鲜活随性,带有一点残酷青春物语的味道。她的镜头将紧贴这浓缩的爱恨情仇,悲欢离合,将万般声色作视觉与听觉的呈现,全力打造一部青春情感力作。

图片 1

《生死桥》是李碧华的首部改编电视剧作品,该剧由贾乃亮、王泊文、王子文、万茜等一众新秀担纲主演,还有潘虹、杜源、孔琳、房子斌等大腕倾情加盟,故事以民国时期为背景,围绕怀玉、丹丹、志高三个孩子在“生不如死”、“死不如生”、“先死后生”的三支命签谶语般笼罩下生死相缠的青春,在天桥、梨园的文化胜景与十里洋场的声色之间架起了一座横亘命运的“生死桥”,全方位展现了民国时期中国的娱乐风貌。

黄宗江《生死桥》剧照

国宝级艺术家、著名老电影人黄宗江18日在京逝世,享年89岁。而其遗作《生死桥》昨日也在京举行央视开播新闻发布会,将于本周五登陆央视八套与观众见面。在这部老中青少五世同台的民国大戏中,黄宗江以87岁高龄出演戏中王公公一角,幽居雍和宫,精通玄学,以一个耄耋老人的视角看穿世态万象和人间纷争,上演了其艺术生涯中最后的荧屏绝唱。

据了解,因对《桃花扇》、《我做戏因为我悲伤》等作品的喜爱,黄宗江早就将田沁鑫视为神交之友。三年前,当知晓田沁鑫将执导李碧华《生死桥》请他出山时,黄老欣然应允,且言明不收取任何报酬,不顾身体疾病,以87岁高龄出演民国大戏《生死桥》,成为剧中最年长的演员。剧中,黄宗江老师饰演前清太监王公公,深居雍和宫,好周易八卦,精通玄学,始终给人以浓重的神秘色彩。卧床闭目,寥寥数语便点破命运玄机,令人震撼。一处暗房,方寸之地的定力表演,黄宗江就把这个耄耋老人的神秘和出世表现的入木三分,体现了他非同一般的表演功力。

据田沁鑫介绍,《生死桥》跨度民国十年乱世,汇集了老中青少五世同堂的优秀演员。黄宗江虽然是剧组里年纪最大的演员,是电影名家,但老爷子却很谦虚随和,平易近人,从不以老前辈自居。对待其他年轻演员,也是乐于帮衬,私下毫无保留地传授表演心得。虽然黄宗江在剧中的戏份不是很多,但每次拍摄之前,老爷子都戴着老花镜,一字一句看剧本,认真研究台词,仔细揣摩王公公人物性格,跟其他演员一样,提前到片场准备,从不搞特殊,其严谨务实的敬业态度也给剧组其他年轻演员起到了很好的榜样作用,为此,剧组上下都特别敬佩黄老。

昨日,《生死桥》在京举办了央视开播新闻发布会,却不料黄老当日遗憾离世。发布会举办之时下起了凄冷大雨,仿佛老天也在为黄老的离开动容感伤。制作人李东在回忆与黄老的合作时说,当初在拍摄结束临走时,老爷子全无乏意,高高兴兴和田导说:你们跟化妆师商量一下,把我化的年轻点,下回的戏我还来!一派天真无邪的眯眯笑挂在脸上,却不知这成了他荧屏上的最后一次表演,让田沁鑫导演对这位老艺术家的倾情相助又生出许多感慨,倍感痛心。斯人已逝,黄老遗作《生死桥》即将面世,也算是对黄老的隆重纪念。

生死桥剧情介绍

《生死桥》是李碧华的首部改编电视剧作品,该剧由贾乃亮、王泊文、王子文、万茜等一众新秀担纲主演,还有潘虹、杜源、孔琳、房子斌等大腕倾情加盟,故事以民国时期为背景,围绕怀玉、丹丹、志高三个孩子在生不如死、死不如生、先死后生的三支命签谶语般笼罩下生死相缠的青春,在天桥、梨园的文化胜景与十里洋场的声色之间架起了一座横亘命运的生死桥,全方位展现了民国时期中国的娱乐风貌。

故事简介

一条天桥,架起一条从凡间到天上的路。从这条路上走出的,还有三个孩子飘荡的俗尘里的传奇故事。 清末的北京喧闹、纷乱,人们的喜乐哀愁和那时的阳光一样直爽和不加阻拦。在科班中长大的怀玉和好朋友志高就是在这样的阳光下恣意地成长着。 孤儿怀玉骨子里爱戏,但就好像他迷惑不清的身世一样,抚养他长大的班主李盛天始终绝决地拒绝他学戏。然而戏曲、科班里的一切对于怀玉而言,似乎有中宿命般的吸引那绚烂耀眼的服饰道具、普通人装扮之后如同天神的威严、戏文中一个个悲欢离合的故事、方寸舞台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神奇、成角儿后的众星捧月还有戏曲世界中无处不在的、与处事为人息息相关的规矩这些,都像是怀玉命中的黑洞,吸引着他走进去。成角儿,是他幼小心灵中模糊但坚定的信念。 志高是个生来贫贱的孩子。做暗娼的母亲将他抚养长大,唯一的梦想就是让他学戏成角儿据说,他的母亲红莲在做妓女时,与一位名角儿相好,生下了志高,母亲是想让志高延续她对那位名角儿的想念。 在热闹的天桥,他们结识了进京卖艺的姑娘丹丹,三个身世飘零的孩童惺惺相惜地学着戏里的样子,结拜成兄妹。在雍和宫的后院,3个伙伴来到一个神秘的老太监家,老太监是一个不平凡的人,他拥有人所不能及的本事能看穿命运,预测未来。只因为预见了清朝的灭亡时间,所以他得以及早预备为自己留下后路。 3个孩子求签算命,但生不如死、死不如生先死后生三支被黑猫打落的命签,如同3人头上的咒语和谜团。 但毕竟是孩子,那冥冥中的谶语并未阻挡他们肆意的成长与快乐,身强力壮的志高,是怀玉和丹丹的保护神,他们一起大大咧咧地度过了戏班受罚、胡同打架、北海划船的打打闹闹的童年。 清朝灭亡了。北京城中一篇哗然,哭声和笑声几乎同时充满了北京的天空。这样的事情在年少的怀玉看来似乎是桩喜事叔叔李盛天在这个天变色、风云起的当口,突然同意了怀玉学戏的请求,少年怀玉告别了留英回国的家庭教师路新生,开始了实现京剧梦想的旅程。 梦想越走越近,3个孩子也在渐渐长大。过往单纯的嬉戏渐渐多了些羞涩的味道。怀玉和志高都曾偷偷地注视过身旁这个漂亮倔强的姑娘,丹丹也莫名地对这两个哥哥有了不同的依恋。 科班结束了。梨园行中的明争暗斗一时间搅动得科班里分崩离析。李盛天临危受命,组建了戏班,怀玉挑梁登台,不负众望。但成角的道路异常艰辛,除了刻苦练功外,还要时时应对来自同行的刁难和暗算。幸有师傅和志高等伙伴的帮衬,还有在心里已经悄悄扎了根的丹丹,怀玉一直很坚强。 3个人的情感还在滋长着。丹丹对两个男生都有情义,但她越来越清楚自己爱的是怀玉;怀玉和志高都爱丹丹,爱法却不一样,志高是明明白白的追求,甚至要求自己的兄弟退让,怀玉是个心高气傲的人,他重视兄弟的患难情谊,他还有想要出人头地的野心。 在怀玉的犹豫退让间,丹丹心如刀绞,志高毫不知情。 然而3人间却由于猜测和忌妒,产生了小小的裂缝。 民国初期,军阀混战。北京城一片躁动不安。 怀玉因帮助一位得罪军阀的朋友遭到追杀,为求退路,在朋友史仲明的帮助下,怀玉匆匆逃亡上海。临别时,怀玉含蓄地向丹丹表露了情感,也表示要退出和志高与丹丹间的感情纠葛,丹丹痛彻心扉的哭喊,使志高明白了自己在丹丹心里是无法与怀玉相比的。 30年代的上海,和北京相比,就是另一个眼花缭乱、光怪陆离的世界。歌舞娱乐电影空前繁荣,几乎引领着世界的时尚潮流,报纸、杂志、电台等媒体的力量也迅速膨胀。路新生也进入上海传媒界,要大展一番手脚。 初入上海有些自惭形秽的怀玉迅速给自己鼓起勇气,他不言输,在这片他完全陌生的土地上,他相信自己会成为最棒的角儿。 罩着怀玉、请他在上海演戏的,是上海滩的黑道老大金啸风,史仲明的老板。那是一个如同老虎一样让人产生寒意的男人。金啸风在娱乐业和媒体的势力遍布上海,暗中还做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生意,令人闻风丧胆。 但怀玉似乎并不太惧怕这个男人,甚至还在无意间重重地刺伤了金啸风偶然的机会,怀玉认识了一个叫段娉婷的女人,她是一个电影明星。段娉婷爱上了怀玉,怀玉也如同做梦一般被这个美人吸引、搅动,无法自拔。他不知道,这是他为自己藏下的一把刀这个女人,是上海滩老大金啸风的女人。 金啸风的自尊被这个戏子伤害,怀玉不得不离开舞台,生活布满危机。幸而段娉婷对怀玉的爱,使得怀玉得以踏入影坛,在风云正起的上海电影业,崭露了头角。 丹丹决意离开北京,到上海寻找怀玉。看到的却是怀玉和一个大明星亲密无间的样子。怀玉无奈要丹丹回京,倔强而绝望的丹丹却暗自选择了另一条道路为了报复,为了尊严,她辗转认识了金啸风。丹丹的面孔让金啸风恍如隔世地想到自己的初恋情人。他被心底一种温暖的情感左右,答应着丹丹的一切要求,将丹丹捧红了。 漩涡的中心,彼此纠缠的人物都到场了:迷乱而努力成名的怀玉、高傲却也孤单的段娉婷还有因绝望而变得冷漠的成为当红明星的丹丹。还有一只搅动他们命运的手金啸风。他把丹丹捧为土布皇后成名之后,开始支持她演电影,收购了怀玉段娉婷所在的电影公司妄图挤垮他们。他们之间,上演着一场势均力敌,剑拔弩张的恩怨较量。各界媒体纷纷对准了这场较量中的每一个重量级人物。 金啸风为丹丹所做的一切却没有使他得到他珍爱的女孩。当金啸风得知丹丹与怀玉的情感纠葛时,把仇恨对准了怀玉。他要让唐怀玉死。 此时在北京的志高已经渐渐成名,并和丹丹昔日好友小翘出双入对。 金啸风请志高赴上海演出,悉心安排了唐怀玉和志高同台义演,计划卸装时趁乱行刺唐怀玉。但同行的李盛天却上前替了怀玉一死。 此时怀玉考虑到丹丹的处境,竟然单枪匹马去向丹丹报信了声色场沉迷了他的爱情,但生死关头,他无法忘记初恋的圣洁。怀玉与丹丹昏沉而约共同逃往杭州,放弃这十丈软红,荣华富贵,放弃段娉婷与金先生。回归,回归到最初。 来不及了,在归途中,有人派人绑架了唐怀玉,并下令把知情的志高投进黄浦江。 以一把石灰,毁掉了他的眼睛和面容。 怀玉终于知道儿时的竹签中,那一支生不如死正是他的命运。爱着他的段娉婷,用箱子将怀玉运上火车,他们,一对在瞬间红透上海的明星,搀扶着,隐居到了杭州。究竟是谁毁了怀玉的面容和眼睛,始终都是个谜。是爱他如痴的段娉婷,还是心很毒辣的金啸风。 金啸风的生意却陷入了全面的崩盘。他的手下史仲明用计搞垮了这个自大的男人。史仲明告诉丹丹怀玉已经死了,被金啸风派人杀死。一瞬间所有的希望和欢乐都被摧毁。此时金啸风最后想拥有的只剩下丹丹了,但他却在和丹丹独处的小岛被人杀害。是的,就是被他最想要的丹丹所杀害。而他明知这一切却依然情愿赴死,吃下丹丹为他准备的菜肴,最后的那一句:丹丹,你始终还是不够狠毒此时的丹丹 已经几近崩溃,她饮下了和金啸风所中的一样的毒药,想就此结束自己的生命,和怀玉一起做对鬼鸳鸯,远离这让人伤心的尘世。 然而,有人不愿她就这样死去。并成功的把她留到了尘世,那个人就是史仲明。他费尽心机干掉金啸风,除了得到权利和地位,也为了这个名为丹丹的女人。但是被救活的丹丹却终日只能靠吸食毒品度日。终于史仲明也厌倦了她,将 她离弃。 血雨过后,总是要归于平静的。 死而后生的志高回了北京。 几年后,志高娶了小翘,当了爹,照顾着寡居的母亲。他也是和他爹一样的角儿,也撑着一方戏班。 段娉婷陪伴怀玉回了北平。天桥已经不在。他去了戏楼,盲眼的他坐在台下听着志高的演出。 演出后,志高收到一张纸条,上面的名字让他心头一紧:是怀玉。他追了出去,秋天的北京胡同里,只有一抹落日挂在西边儿的天上,街角,有一条长长的,似曾相识的影子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发布于戏剧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黄宗江遗作,陈诉老香江仙境之时的梨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