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尼亚舅舅,他认识生活的角度永远值得学习

2019-06-25 05:03 来源:未知

  第一个发现契诃夫戏剧之美的是曹禺

安静的舞台,凝神静气的观众,现场人物手中吉他的旋律,高高低低的椅子所构建的舞台时空,《万尼亚舅舅》带给观众的是一次走近生活的体验,也是一次全新的戏剧“冒险”。

  濮存昕读契诃夫的体会是:他认识生活的角度永远值得我们去学习。“我们现在出不了好剧本、题材匮乏、做的东西粗糙,而契诃夫会那么看待真实的世界、真实的生活、真实的人性,和那些在命运面前落魄的人。他解剖透视生活的方法,仍旧是滋养中国文学的一种方式。”濮存昕说,“契诃夫让我们看到了他认为的真实的生活方式和认识生活的角度,让我们不主观臆断地凭个人好恶来面对这个世界,知道世界的好与坏、美与丑、成功和失败、幸福和悲伤都那么自然地存在,这就是契诃夫最重要的价值所在。”

作为北京人艺着力打造的契诃夫名作,《万尼亚舅舅》于2015年首演就备受瞩目。

  “很俄罗斯又很不俄罗斯”

剧名是“万尼亚舅舅”,但全剧的每一个人都是舞台的支撑,近三个小时的演出中,所有演员除了换景外全部不下舞台,观众仿佛跟着剧中人一起在同一时空生活。作为观众熟悉的北京人艺演员卢芳,已经先后担纲了《万尼亚舅舅》《樱桃园》两部契诃夫作品的女主角,回归到叶莲娜对她来说并不是难事,但她仍然就像第一次接触一样去重新感受人物,“契诃夫创作的初衷是让人去感受平淡琐碎甚至无聊的生活,在这种生活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挣扎。舞台有很多静场,这种停顿让我们跟观众一起慢下来,留一个空间去思考。”

  濮存昕已多次出演过契诃夫戏剧,包括《海鸥》《三姐妹》《伊万诺夫》和《天鹅之歌》。至此,濮存昕也成为中国演出契诃夫戏剧最多的演员。在童道明看来,《海鸥》对作为演员的濮存昕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部戏,它影响了他对表演的理解。1991年,濮存昕刚到北京人艺三、四年,莫斯科艺术剧院导演奥列格·叶甫列莫夫受邀到北京人艺执导《海鸥》。“我知道自己的不足,也看到了这位俄罗斯导演面对我时眼睛里面的失望。”濮存昕回忆。排完《海鸥》,他们送别导演时一起吃了顿饺子,奥列格·叶甫列莫夫对每个人都说了一句话,对濮存昕的评价是“一个努力的并且聪明的演员”,并对他说:“你胸中充满汹涌的浪涛、电闪雷鸣但表面可以平静如水,当你懂得这样演戏的时候,就是一个特别好的演员了。”当时濮存昕对这句话很费解:怎么可能呢?经过几十年的积累,濮存昕成为了能够控制自己的演员,他终于明白了奥列格·叶甫列莫夫的话。“当你的技术和能力达到一定程度时,懂得放弃,不在乎一城一池的得失,不再觉得什么都很重要的时候,你再演戏,平静出现了,但一点没有失去内心的激动。”

导演李六乙曾用“冒险”来形容这部戏的创排上演,可见作品的难度之大,分量之重。

  “契诃夫的戏在中国演得比较多的是《三姐妹》《海鸥》,《万尼亚舅舅》演得少,大概是因为它是比较难演的戏。”童道明说,这也是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很看重的一部戏。他记得1954年时,俄罗斯举办契诃夫逝世50周年纪念演出,演出剧目就是《万尼亚舅舅》。

导演李六乙表示,契诃夫能够透过个人看到社会,看到整个人类。“契诃夫的伟大不仅仅在于他写出了人性的深层,而在于写了一种生活。”而他对人性和生活的挖掘之透彻,也让一百多年后的观众仍然在其中寻找到自己的影子。

  这部剧由李六乙执导,濮存昕与卢芳分别饰演万尼亚与教授妻子叶莲娜,道貌岸然的老教授和教授的女儿索尼娅、乡村医生阿斯特洛夫分别由李士龙、孔维和国家话剧院演员牛飘出演。著名戏剧评论家童道明是《万尼亚舅舅》中文版的译者之一。在他看来,《万尼亚舅舅》和契诃夫的其他杰作一样,表现了包括万尼亚、阿斯特洛夫、叶莲娜、索尼娅等主要角色在内的“有精神追求的人的痛苦”以及“对权威的反抗”。

《万尼亚舅舅》是契诃夫的代表作之一,写于1897年。这部典型的小人物悲剧,自诞生后在全世界范围内都形成了深远的影响,是当之无愧的经典之作。全剧以万尼亚舅舅这一小人物的经历入手,写出了他在平庸命运前的愤怒、悔恨、挣扎和最终对于现实的无奈与平静。看似平常的、琐碎的甚至无聊的生活之下,是人物内心强大的挣扎。

“契诃夫写的是整个人类的精神困惑”

图片 1图片 2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发布于戏剧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万尼亚舅舅,他认识生活的角度永远值得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