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章程推广解读国家大剧院的学识情怀,滋润心

2019-06-25 05:03 来源:未知

  随着传统乡土社会逐渐向现代城市文明转型,一个重要课题摆在了现代剧院管理者的面前:如何让剧院的文化功能向不断扩张的城市各个角落去延伸、去辐射;如何让国家的文化发展成果更直接、更便捷地抵达老百姓的生活终端?

“2017国家大剧院歌剧节”刚刚在上个月拉开帷幕, “五月音乐节”又接踵而至。在服务人民的实践中, 10年来,国家大剧院贴近人民、深入生活,通过坚持与创新,真正做到了让艺术反哺大众、让艺术温润心灵。

  国家大剧院的艺术普及教育活动名家荟萃、精彩纷呈,不仅高雅时尚,而且丰富活跃。

【高雅艺术如何走进大众】

  这些创新探索,大胆又接地气,让人耳目一新。它不仅实现了高雅艺术的N次方传播,更创造了一种艺术普及的新模式。这种模式是大剧院基于全媒体传播潮流,在互联网思维之下,对艺术滴灌的进一步开拓与探索。可以看出,大剧院渴望塑造一种城市文化生活的新形态。这其中,高雅是内核,“艺术改变生活”是理念,与现代城市始终同步的节奏则是给人无数兴奋点、无限想象力的节拍器。在服务人民群众的实践中,国家大剧院处处透露出锐意创新的果敢。

“2017国家大剧院歌剧节”刚刚在上个月拉开帷幕,“五月音乐节”又接踵而至。随着演出剧目的日益火爆,歌剧、音乐会等高雅艺术也渐渐走进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中。

  数字逻辑蕴含着为民情怀

4.全媒体传播让高雅艺术无处不在

图片 1

国家大剧院艺术资料中心主任马荣国介绍:“2015年11月,国家大剧院成立唱片公司。2016年10月,唱片公司自主品牌NCPA CLASSICS(国家大剧院古典音乐)亮相公众视野。今年4月,国家大剧院歌剧电影《阿依达》《参孙与达利亚》亮相第七届北京国际电影节,6月,国家大剧院还将再次举办国际歌剧电影展。”

  指挥家谭利华40余次执棒国家大剧院艺术普及教育活动

近年来,国家大剧院创作出大量“有道德、有筋骨、有温度”的精品力作。截至目前,国家大剧院共推出了69部自制剧目,其中既包括《长征》《方志敏》《冰山上的来客》等红色经典歌剧,又有经典歌剧剧目《图兰朵》《运河谣》《骆驼祥子》、京剧《赤壁》、话剧《简爱》《王府井》、舞剧《马可·波罗》等享誉国际的优秀作品。它们在传播红色基因、弘扬民族精神、坚定文化自信的同时,也受到了观众和市场的欢迎。

  钢琴家郎朗指导孩子弹钢琴

五月音乐节、舞蹈节、歌剧电影展、“百场公益演出”等艺术普及教育活动,足迹遍布学校、社区、医院、教堂、博物馆、图书馆、地铁站、商业中心,最远到达了距市中心近150公里的远郊区县。国家大剧院的艺术家们,走出剧院,只为将古典音乐和高雅艺术带进城市的每一个角落,让那些没有机会走入剧院的人们同样能够感受到艺术的气息与魅力。

  植根人民、面向人民、服务人民,这就是大剧院艺术普及的精神内核,也是大剧院践行“人民性”的生动写照。七年来,国家大剧院所走过的每一步,都让我们看到了一座国家艺术殿堂的文化情怀,看到了一座人民剧院对于人民大众的深厚情感。

近年来,国家大剧院不仅创作出众多艺术精品,而且持续推出“周末音乐会”“经典艺术讲堂”“走进唱片里的世界”等艺术普及活动,以“滴灌”的方式,让原本在人们心中处于高端地位的“奢侈品”逐渐变得触手可及。

  七年磨一剑。如今,大剧院内的艺术普及活动逐步展现出常态化、体系化、精品化的生动局面,形成了与众不同的鲜明特色,也赢得广泛的认可与肯定。指挥家俞峰表示:“以前国内的艺术普及教育,缺乏一个引领者。国家大剧院改变了这一现象,做出了优势,做出了水平,它的艺术普及是用态度和内容说话的。”指挥家胡咏言同样透露出对大剧院发自内心的敬意:“这里的普及活动已经成为了艺术文化的一种风尚,成为了北京文化生活中一道温暖的风景。”

国家大剧院的“滴灌工程”没有局限在剧院之内,不论是把观众“请进来”,还是主动“走出去”,不论是针对青少年,还是普通大众,国家大剧院始终用实际行动打破围墙,润物无声地培育着这座城市的整体艺术生态,让更多人感受到艺术的美好。

  改变还不止于此。2014年1月,忙碌穿行于北京各地铁站的上班族们突然发现,不知从哪一天起,喧嚷纷纷的地铁站里竟开始播放舒曼、舒伯特、莫扎特的经典旋律。这是国家大剧院携手公共交通系统推出的“乐行北京”项目:在10条地铁线160个车站,每天五个时段,播放累计长达8.5小时的古典音乐作品。著名钢琴家郎朗对此非常赞赏:“我以前在法兰克福的站台听到过贝多芬,在纽约的机场听到过普契尼,现在国家大剧院选择在国内公共交通播放古典音乐,不仅提升了北京的艺术品格和审美情趣,也让更多人能够分享音乐的魅力。”艺术评论人王纪宴也表示:“‘乐行北京’应该被看作是一次覆盖面极广的精神惠民工程。它为人们的生活注入了艺术的正能量,使现代化进程中激增的压抑、焦虑得以稀释与融解,让现代都市人少一些戾气,多一份充实与快乐,这从根本上体现了大剧院服务人民的一贯宗旨。”

从2009年开始,国家大剧院精心策划,邀请国内外顶级演奏家与室内乐演奏组合,在每年五月推出主打室内乐演出的“五月音乐节”,让原本遥远高端的室内乐逐渐成为贴近观众生活的音乐大餐,更令诸多观众获得了与期待已久的名团名家近距离接触的机会。

  常态化的服务,有效而全方位的抵达,贯穿于国家大剧院艺术普及的全过程。就像一个强劲搏动的心脏,国家大剧院把高雅艺术输送到城市的各个角落。最初,人们曾担心它的庞大体量能否负担起运作的成本,更毋论其面向大众发挥应有的文化服务功能。7年来,它呈现了近6000场高品位、高水准的演出,而且实现了普遍低票价的惠民运营,实现了将艺术普及植入每场演出的具体呈现当中。这在外界看来,不啻为一个奇迹。

(作者:牛梦笛 张媛媛)

  国家大剧院不仅有意识地将“走出去”做成常态,还积极推动“走出去”能够落地生根;“走出去”不仅要普惠所有百姓,更要让广大青少年得到温暖的沐浴。从2011年起,大剧院在全市建起了“歌剧兴趣培养基地”。最初,基地只在3个区县的十几所中小学内开展活动;几年过去,歌剧基地学校数量不断增多、活动范围不断拓展,今年已扩充到了近200所,涵盖北京市东城、西城、朝阳、海淀、丰台、石景山六个城区。歌剧基地校的孩子们,每年都能获得欣赏歌剧、观看排练、聆听讲座的大量机会,体验高雅艺术的魅力。2014年5月,国家大剧院更是“大手拉小手”,牵手北京市自忠小学与校尉胡同小学,挂牌建立“国家大剧院音乐附属小学”,为两校学生“定制”了完备的课程方案,提供近600课时的艺术课程,在“歌、乐、舞、剧、戏、书、画”等各个板块全线铺轨,覆盖小学所有年级。教育学者熊丙奇对大剧院的做法非常认同:“艺术资源一旦走出剧院和专业机构,就会成为丰厚的教育资源。大剧院和学校的牵手,将推动国内艺术普及教育向更多元的维度、更纵深的层次进行拓展。”

1.让更多观众享受艺术

  另一方面,大剧院充分借助自身平台优势,有效整合资源,邀请众多名团名家加入到艺术普及活动中。费城交响乐团、罗马交响乐团、中国国家交响乐团、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中芭交响乐团、中国广播民族乐团、武警男声合唱团……都走上了普及演出的舞台;祖克曼、严良堃、吴祖强、梅葆玖、李飚、吕思清、李心草、戴玉强、杨丽萍、郎朗、和慧等一大批著名艺术家也成为大剧院艺术“滴灌”的参与者与响应者。其中,当然不乏长期投身这项事业的重量级身影:著名指挥谭利华携北京交响乐团先后40次登上“周末音乐会”的舞台;民乐指挥家彭家鹏仅2014年一年就亮相大剧院讲台10余次,他带来的“彭家鹏带你赏民乐”,在观众中反响热烈。

随着“互联网 ”的兴起和发展,人们的生活方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对于国家大剧院而言,拓展艺术普及方式、丰富文化服务功能的创新变革,早已悄然掀起:新媒体环境下的线上普及推广,成功打造了24小时不落幕的“网上大剧院”。

  植根人民 面向人民 服务人民

3.走出剧院用艺术感化人心

  从艺术普及解读国家大剧院的文化情怀

为了让更多青少年感受到艺术滋养,国家大剧院还在全市建立了上百所歌剧兴趣培养学校,承办了北京校尉胡同小学和北京自忠小学两所音乐附小,通过为学生们设计“歌、乐、舞、剧、戏”等多种艺术门类课程,组织艺术观摩、艺术实践活动,让学生们在寓教于乐中感受艺术的鲜活魅力。

  时尚的艺术“快闪”吸引众多白领围观

这些新颖大胆的探索与开拓,给百姓们的艺术生活带来了切实的变化。“艺术改变生活”是国家大剧院的核心价值理念,也是现代城市保持活力、人们精神生活日益多彩的有力彰显。在服务人民的实践中,10年来,国家大剧院贴近人民、深入生活,通过坚持与创新,真正做到了让艺术反哺大众、让艺术温润心灵。

  歌唱家戴玉强为孩子们做艺术导赏

2011年,“国家大剧院古典音乐频道”正式上线,次年,推出了“大剧院·古典”移动客户端,通过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等渠道,为公众提供非海量、精品化的高雅艺术在线服务。2014年,古典音乐频道对数字化资源进行深入挖掘,携手北京公共交通系统推出了“乐行北京”项目,在10条地铁线160个车站每天播放古典音乐作品。“这不仅提升了北京的艺术品位和审美情趣,而且也让更多的人能够分享音乐的魅力。”钢琴家郎朗称赞道。

  陈平算过这样一笔账:1000元的票售出400张和400元的票售出1000张,表面看来票房收入是一样的,但上座率是有明显区别的,接受艺术熏陶的观众人数也是相去甚远的。因此,国家大剧院按照“保本微利、确保公益”的原则科学制定票价,在保证收回成本的前提下做到“相对低”,在票房热卖的情况下做到“可承受”,在票价体系的多样性设计上让观众“可选择”。有数据显示,2014年,大剧院的平均票价只有271元,所有演出票从几十元到几百元有多档选择。其中,500元以下的演出票占到近八成。这里蕴含的,不仅是数据逻辑,更是一种服务人民的情怀。

唐山师范学院音乐系老师李圆圆是国家大剧院的“铁杆粉丝”,只要周末有时间,她都会组织学生从唐山坐火车来到北京,赶赴这个百里之外的“艺术之约”——周末音乐会。据国家大剧院艺术普及教育部部长王大羽介绍:“除了这些跨城市的‘追随者’,周末音乐会还有一大批忠实的‘铁杆粉丝’几乎场场不落,更有乐迷珍藏了数百张的‘周末音乐会’票根与节目单。艺术的力量,让人感叹。”据悉,截至2016年底,“周末音乐会”共演出400余场,累计邀请60余个艺术团体、百余位艺术家,上演2000余部作品,惠及70余万名观众。“经典艺术讲堂”自2007年底举办以来,也为观众们呈现了近3000场高水平的艺术活动,让观众收获一流的艺术学习体验。

  国家大剧院的做法是,打破围墙,“走出”剧院,让艺术普及活动、公益惠民演出走进人群当中。每年五月音乐节、舞蹈节、歌剧节举办期间,大剧院都会策划一系列的“走出去”活动,从学校到社区,从医院到教堂、从企业到博物馆,从商业中心到文化古迹……许许多多名团与名家在这座城市中留下了艺术的印记,高雅艺术覆盖了城市的每个角落。据不完全统计,截止今年底,国家大剧院已组织各类“走出去”的公益演出与普及活动近1700场。这样的体量,对于创作演出如此繁忙的剧院来说,无疑是需要勇气和魄力的。

著名指挥谭利华携北京交响乐团先后40次登上公益演出的舞台,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国家大剧院艺术普及的力度和质量,在国内有目共睹,它所彰显的艺术影响力,正给这座城市的文化容颜带来巨大改变”。

  (本版图片由国家大剧院提供)

艺术;国家大剧院;滴灌;心灵;音乐会

图片 2

与此同时,国家大剧院坚持用“大体量、高品位、高水准”的高雅艺术与优秀民族艺术精品回馈大众。近10年来,共有700多家中外艺术院团、28万余人次的不同国籍或不同领域的艺术家登上国家大剧院的舞台,观众不出国门便可欣赏到来自世界各地的高雅艺术。

  建筑有形,艺术无界。国家大剧院的滴灌工程没有局限在剧院之内,而是润物无声地滴灌着一座城市的人文环境,涵养着整个社会的文化生态。不论是降低门槛、把观众“请进来”,还是放下身段、主动“走出去”,国家大剧院始终用实际行动,打破围墙,践行着一座人民剧院服务人民的光辉使命。

近10年来,国家大剧院坚持“艺术滴灌”,打造了以“周末音乐会”“经典艺术讲堂”“青少年普及音乐会”“春华秋实——艺术院校舞台艺术精品展演周”“公共空间演出”等为代表的一系列艺术普及教育活动特色品牌。这些普及活动以基本票价40元、会员价10元或免费的方式普惠大众,通过多样化的艺术普及和推广活动,提高百姓的艺术修养,普及艺术文化知识,丰富了百姓的文化生活。“青少年艺术周”“春华秋实——艺术院校舞台艺术精品展演周”也逐渐成为全国广大青少年艺术展示和发展的广阔舞台。

  2011年,“国家大剧院古典音乐频道”正式上线,成为国内首家由剧院打造的专业音视频网络机构。2012年,“大剧院·古典”移动客户端上线。这所24小时不落幕的“线上大剧院”,发展迅猛,短短三年间,客户端下载量就突破69万。在其中,人们不仅能获得最新的演出资讯,更有大量的数字化艺术资源服务,包括世界各地的艺术动态、专业话题以及高清在线直播等。把大剧院搬回家、随身带,不再是梦想。

2.赴一场与艺术的约会

  全媒体思维 让高雅艺术N次方传播

为了让更多人走进国家大剧院、了解大剧院、享用大剧院,国家大剧院始终坚持低票价策略。早在多年前大剧院开始运营之时,国家大剧院院长陈平就表示:“我们算过这样一笔账,1000元的票价卖出400张和400元的票价卖出1000张,票房收入是一样的,但上座率是有区别的,接受艺术熏陶的观众人数是不一样的。对于大剧院而言,我们选择后者。”此外,大剧院还推出学生票、会员票、“青少年乐迷培养计划”,让更多观众轻松享受艺术熏陶。

  低价惠民:

  细心的人不难发现,大剧院的艺术普及教育涵盖歌、乐、舞、剧、戏多元艺术门类,体系完备而健全,并且一直呈现出系统、专业、高水平的特点。多年来,诸如“周末音乐会”“大师面对面”“经典艺术讲堂”“走进唱片里的世界”“青少年艺术周”“春华秋实艺术院校展演周”等一批特色品牌,已经颇具影响力。一个体系完善、层次丰富、形式多样的艺术普及格局正在铺展开来。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发布于戏剧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从章程推广解读国家大剧院的学识情怀,滋润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