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荣最钟意的作家,最重要是文化态度

2019-07-25 23:57 来源:未知

  编者按:3月20日至21日,明星版话剧《四世同堂》在天津大剧院上演。该剧导演田沁鑫对此次演出十分重视,她提前两天抵达天津,并为津门的戏剧爱好者举办了一场戏剧公益讲座,畅谈她将李碧华的《青蛇》 、张爱玲的《红玫瑰与白玫瑰》 、老舍的《四世同堂》改编为话剧的心路历程。从文学到舞台,田沁鑫认为,“文学是躺着的,字是躺着的,要做成立体的舞台剧,就一定要下功夫”。

最近看了一部老电影叫《青蛇》,特别感触。

图片 1

因为电影拍得太好了,我还专门去看了一遍李碧华的原着。篇幅不长,看得快的话,不到两小时就能搞定。

田沁鑫执导的话剧《四世同堂》剧照

个人感觉小说比电影更精彩一些。毕竟很多电影里演不出来的细节,全在李碧华笔下了。

  《青蛇》的前世与今生

《青蛇》是根据《白蛇传》创作的,但相比白蛇传的唯美、三观正,青蛇更现实、更妖孽一些。

  话剧《青蛇》源自李碧华的小说,根据流传600年之久的中国民间传说“白蛇传”改编而成。明朝作家冯梦龙的《警世通言》里收录了《白娘子永镇雷峰塔》 ,以此劝解年轻男子不要受美色诱惑,写得很精彩。特别是对南宋生活的描写非常现实,坊间街景写得非常漂亮。比如许仙替小青顶罪,待把许仙从班房里救出来时,许仙戴什么样的帽子,穿什么样的皂靴,穿什么样的衣服,都描写得很清楚。

就好比你被人打了一拳,《白蛇传》会告诉你“宽恕吧,不要计较”,《青蛇》却会告诉你“打回去”!

  到嘉庆年间, 《义妖传》唱响大江南北。由于《义妖传》是民间知识分子同情白蛇命运的作品,很多文人同情戏文当中的女性,白蛇就作成了蛇仙,像田螺姑娘、七仙女一样。结果唱的时候矛盾冲突的对手就成了法海,法海自然就从一个禅师变成了一个坏和尚,破坏人间美好爱情。

在《青蛇》里,许仙不是单纯的书呆子,反而很有心机;

  中国地方剧种据不完全统计有360多种,一直有“白蛇传”的故事,但都是折子戏,像“断桥”“金山寺”“游湖借伞”等。在这些戏里面,对白娘子和小青的出处也有不同的解释,有人说白蛇来自峨眉山,小青来自青城山;也有人说白蛇是青城山的,而小青是峨眉山的;也有说小青是男的,各种不同版本的传说。

青蛇白蛇也没想象中亲近,而是一对“塑料姐妹花”;

  新中国成立以后,田汉创作了京剧剧本——全本的《白蛇传》 ,由中国戏曲学院刘秀荣出演。后来包括上海京剧院的《白蛇传》 ,几乎全中国的京剧团演的全本《白蛇传》都出自田汉之手,写得也非常好。话剧《天下第一楼》的剧作家何冀平,到香港之后合作编剧了《新白娘子传奇》 ,当时也是大致走了田汉的路线。

法海更算不上得道高僧,反而是个正常人,也会被情欲乱心。

  以上所说田汉、何冀平的作品,都是以白蛇视角写整个离散故事,一场600年烟雨大梦。直到20年前香港作家李碧华变为以青蛇视角来叙说白蛇的故事,她的作品大家也很熟悉,像电影《霸王别姬》 《古今大战秦俑情》等。以往《白蛇传》的故事里面为了歌颂像仙女一样的蛇仙,把法海塑造成对立面,但李碧华把法海写得很帅。后来徐克拍了电影《青蛇》 ,里面有小青和僧人的纠缠。

三观太板正了,就总透着假;嬉笑怒骂、好坏随心的故事,体现的才是真生活。

  当时,李碧华主动找我排戏,但我觉得自己功力不够,而且那会儿我比较喜欢有力量的作品。像《青蛇》里两个女的很妖娆,我想妖气太重,而且两个女的在台上怎么呈现,我想不清楚,所以我说算了,要不然先别做了,当时就没有答应李碧华。我也纳闷,李碧华怎么会想叫我排《青蛇》 。她说她看过我的一本书《我做戏,因为我悲伤》 ,可能因为看了书中收录的五个剧本也没有看出太大破绽,就盲目地相信了我。

李碧华看似在写男女之间的小情小爱,实际上把人性都写尽了。

  《青蛇》讲的是人、佛、妖三界,人想成佛,妖想成人。就话剧改编而言,所面临的挑战主要有两个:一是要处理好双女主角在戏剧结构中的平衡问题;二是要处理好“扳正法海”与“不贬低白蛇”之间的矛盾。文字到舞台,需要一个艰苦的对文学本身的认识,对文学本身传递的文化态度。二度创作的人一定要有态度在里面。 《青蛇》得到了很多观众的喜欢,以至于现在演出商打电话说,没有明星也要这部戏,原来是没有明星不行,现在没有明星也接。所以说,一出戏从文字到舞台,最重要是文化态度,是文字中的凛凛然飘浮在上面的作家的精神,你要尽可能展现出来,而不是照搬。

就连哥哥张国荣都说:“我好钟意她写的东西,都是一些醉生梦死的故事。”

  随缘而做的《红玫瑰与白玫瑰》

醉生梦死,是耶非耶?

  《红玫瑰与白玫瑰》是张爱玲24岁时写的一部作品。我本身对张爱玲是有恐惧的,因为这个作家的形象大家都知道,年轻时候就是那样眼神斜睨、很高傲的样子。她的眼神很刁钻,文字很细腻,呈现非常凌厉,甚至有点冷峻,有人说她是绝望和消极,看待生活就直接看到爱情的无望。

我们一起来看看。

  由其改编的话剧剧本是国家话剧院副院长罗大军写的,找我排,觉得我适合。我做戏的原则,第一是自己想做;第二是偶然碰到;还有就是随缘而来。 《红玫瑰与白玫瑰》算是随缘。

1

  张爱玲作品跟我的想象不一样, 《红玫瑰与白玫瑰》这个小说很活泼,讲了一个男人的成长过程。这部小说有点像台湾导演杨德昌的电影,实际上讨论了一个问题,人体是由细胞组成的,细胞如果出问题了,人体也就出问题了;社会是由一个个家庭组成的,家庭出问题了,社会也就坏了。小说里,红玫瑰很热烈,白玫瑰很清寡,但是这是一个男人戏,我觉得可以立体呈现在舞台上,有非常有趣、强烈的分裂感,游戏感也非常强。

人性之中,自私是标配

  这种文学的幽默特点和男人视角的结构,最终在舞台上产生了两个人演一个角色的决策,佟振保由两个人演,红玫瑰是两个人,白玫瑰也是两个人,等于是6个人演了3个角色,这样就有分裂感和调和感,有一个成熟一些,有一个单纯一些。白玫瑰这个人最难伺候,白玫瑰在张爱玲笔下是没有话的,就是蹲在马桶上想事,然而在舞台上很难实现,没话怎么办?后来,让两个白玫瑰产生矛盾冲突,经常两个人说一些话。

说到白娘子的故事,在所有人印象中,她跟小青虽为主仆,实以姐妹相称,俩人就像双胞胎一样,关系好得不得了。

  当然,做戏还要看作者的其他书,这样才能了解作者的语言方式。因此,又看了张爱玲的《天才梦》 ,把《天才梦》里古怪女孩是天才,要弹钢琴的部分放到了红玫瑰里面;连补袜子都不会这个很笨的就放到白玫瑰身上,以此补充了文学作品的不足。

可在《青蛇》里,你会发现这份姐妹情是“塑料”的。

  《四世同堂》是北平挽歌,是平民史诗

青蛇会勾引许仙,白蛇会因为许仙对青蛇大打出手,双方为了自己,都能狠下心来取对方性命。

  我的老师曾经讲过,说一个导演要有认识作品、驾驭作品的能力,还要有超越作品的能力。所以一上来就改,萧红的也改,张爱玲的也改,后来改到了老舍著名的《四世同堂》 。如果说张爱玲和萧红是文学桂冠上的宝石,那老舍就是桂冠本身。

这让我想起了《半生缘》里的曼桢和曼璐。

  老舍生前给北京人艺和北京青艺都写过戏,如果《四世同堂》做话剧,那老舍自己就做了,为什么不做呢?85万字的长篇,根本不可能改话剧,要不然老先生自己早做了。也是后来经济大潮的卓越成绩,使中国知识分子和中国的文化管理者,脑力之强健,魄力之汹涌,就买版权,买了之后谁做呢?想了一些话剧界的著名导演,都想完了最后说,还是找田沁鑫聊聊吧。

明明是一对亲姐妹,曼璐却可以为了讨丈夫祝鸿才的欢心,逼迫妹妹曼桢给祝鸿才“做小”。

  话剧《四世同堂》 ,是国家话剧院明星集体出动,致敬老舍先生。这出戏难的是如何把小羊圈胡同里三户人家祁家、冠家、钱家展现出来,在舞台上如何表现室外和室内。本来想用转台,可北京人艺之前刚排了一部《龙须沟》 ,用的就是转台,再用就成了抄人家。后来,舞美设计薛殿杰想了个妙招,做成像叠画一样,房子还是能打开的,一个个都可以打通,把室内和室外关系解决了,这才正式有了这部戏的出现。

曼桢不从,曼璐便狠心把她囚禁起来,任凭她被夺去清白,怀上孩子。

  《四世同堂》一共分三部,三部分别写自三个时段,按照现实主义的方式,第一幕是说书人,就是《惶惑》 ,第二部是《偷生》 ,第三部是《饥荒》 。从1937年卢沟桥事变开始, 《四世同堂》写了八年的北平城小羊圈胡同老少爷们的生活困境。老舍有近十年的欧美留学经验,结构故事受欧美影响,但写的内容是结结实实的中国老百姓的事儿,是北平挽歌,是平民史诗。

自私的人性很可怕,却又那样真实。

  中国国家话剧院年龄最长的演员雷恪生演祁老人。其实最初我想的不是雷恪生,而是王冰,他是电视剧《走向共和》里李鸿章的扮演者,也是我觉得最符合祁老人的演员,但由于王冰正好身体有恙,没有办法参加演出,于是就让个子并不高的雷老师演了个子应该很高的祁老爷子。明星版里黄磊演大少爷祁瑞宣,此前他在电视剧《四世同堂》里就演过大少爷。朱媛媛演过“贫嘴张大民”的媳妇,她是青岛姑娘,但这次很努力地练北京话,演得很贤惠也很得体,还有幽默感,演出了不一样的韵梅。辛柏青演冠晓荷。冠晓荷有点像戏子,甚至有点男旦的感觉,一辈子想当官,很油滑其实也很单纯,这个单纯是没有底线的单纯,当他的底线都没有了,就可以去做汉奸了。秦海璐演大赤包,说这个角色太难得,影视都不会找她演这样的人物,终于逮着一次能够撒开演的机会,结果就成了大赤包。陶虹演胖菊子,是老舍笔下最漂亮的胖菊子。招弟也是没什么底线,最后当了特务还挺高兴的姑娘,她觉得当特务也没有什么,思维逻辑很奇特。殷桃演招弟,也是一个很好的演员。

多少人避之不谈,李碧华却一股脑儿全倾述在笔端,她要让读者看到的,就是这个世界原本的样子,没必要藏着掖着。

  我们这出戏的第一个“说书人”是孙红雷,当时在台北和北京有两次演出是孙红雷演的。孙红雷十年没有演过话剧,这是十年后的第一次回归,他演舞台剧非常有个人魅力。后来的说书人还有过段奕宏、尤勇、刘威、刘金山、周杰……总之, 《四世同堂》是很好看的一个戏,好在老舍,我们都是给老舍打工的。 《四世同堂》在台北首演完回到北京,当时评说是“北京第一戏” ,但实际上演员用的都是普通话,后来才加了一点儿京味,对此表示遗憾。

说回《青蛇》,里面的许仙也颠覆了我对以往“深情正直”的许仙的印象。

  (本报记者张悦根据田沁鑫讲座录音整理)

他明知娘子是蛇,也谈不上又多爱她,却为了金钱揣着明白装糊涂,一边发誓永远不背叛娘子,一边却被小青一勾就跑。

原着中小青有这样一段独白:“我看见他,向着月明星稀的夜空,忍不住暗暗得意地笑了。一个一无所有的人,一下子什么都有了。”

这个“他”就是许仙,靠白素贞得到名利后,他的表现有得意、有骄傲、有私心,这反而是最真实的。

而所谓的“我不在乎你是蛇,我依然爱你”,想想实在太扯。

无怪乎李碧华写到:“任何一个人,只要他不是窝囊废,就一定会选择。名是虚幻,利才实在。说金钱万恶的人,只因他没有。”

是啊,很多人刚正不阿,很可能是因为压根儿没资格被诱惑。

自私是人性的标配,所以别动不动就把“对人性失望”挂在嘴边。每个人都是善恶同体的兽,你未见得比别人高尚多少。

2

情爱,世间难解的毒药

素贞爱上许仙,卑微到尘埃里,也冷落了一直陪在她身边的小青。

小青只有素贞,见她心思全在许仙身上,便犯了孩子气,一心要把素贞抢回来。

这段三角恋,最终以小青也爱上了许仙收场。不知她是爱上了这皮相,还是爱上了自己也能被爱的感觉。

就像李碧华所说:“人间烟火,哪有极品,只因当时饥渴,所以销魂。”

可惜到了最后,许仙竟是个扶不上墙的自私鬼。

当法海要收了素贞时,许仙抱头鼠窜的样子,实在滑稽。素贞也终于看清了这位心上人的真面目,心灰意冷道:“半生误我是痴情”。

她自愿显出原形,被法海收服,带着赌气与决绝。

小青在三人的纠缠中,也早已看清许仙的为人,素贞被收,小青怒不可遏,一剑向许仙刺去,杀了这个负心薄幸人。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发布于戏剧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张国荣最钟意的作家,最重要是文化态度